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人才培养 > 正文

【课堂】MOOC诞生记(2)

核心提示: 为深入了解慕课制作的过程,多名MOOC建设教师接受采访,将从慕课选择、课程设计、视频录制、后期剪辑、课程上线五个方面,揭开MOOC的神秘面纱。

视频录制:从“教师”到“演员”的修炼

课程设计完成之后,就是视频录制环节,如果说传统课堂里,教师的“舞台”是讲台,那么现在MOOC录制,教师的“讲台”便是舞台。

兰霞风趣地将这一过程称之为“无实物表演”,因为面对的是摄像头,而非观众。兰霞说:“即使‘久经沙场’的老师第一次站在镜头前,都会‘演技告急’。”曾有一位教师在看完录制试样后在朋友圈里发文调侃,“感谢同学们这些年来对我的不离不弃!”

IMG_2804

视频录制现场

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教师,姚家玲在回忆第一次视频录制的经历时说,由于老师们大都没有上镜经验,这自然是个不小的考验。她坦言,在录制前几个视频时,她都存在紧张感,“刚开始没有提词器,于是,我们就将课件逐字逐句地背了下来”。姚家玲在拍摄视频的“摸爬滚打”中,逐渐总结出一套录制经验——“风采源于充分的准备”。她说,台风,考验的是老师对课件的熟悉程度;她建议老师们可以提前对着镜子、手机反复演练,以培养镜头感。

李燕告诉记者,拍摄的前期准备也不能含糊,一次录制至少要花40分钟化妆。她说,有一次为赶时间,团队历时一周,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不间断拍摄。

拍摄过程中,场景的选择也需要老师精心选择,由于室外具有光线明亮,场景可选性强等优点,很多老师选择在室外录制视频,带给学生不一样的视觉感受。上海交大慕课研究院余建波老师说,一般微课录制需要专业的拍摄设备,随着手机性能越来越好,手机也可以成为微课制作工具。

后期剪辑:“啄”出来的字幕,“修”出来的作品

录播结束后,对于制作公司来说,有人像处理、视频美化、声音降噪、添加字幕等工作,处理完成后需要返回给教师校对,这个过程需要教师有足够的耐心与细心重新审查录制视频。

尽管前期与视频制作人员有了充分地沟通,但还是会出现错剪或漏剪的现象,李燕讲道:“面对不常见的数学符号,工作人员常常出现误删的情况。”

兰霞的课程在视频剪辑时,正值开学及赴香港进行普通话测试,时间非常紧张。她说:“沟通过程十分复杂,必须明确指出从哪分哪秒到哪分哪秒,或哪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到哪句话的第一个存在错误,我用手写满了差不多一个本子,上面记满了视频节点修改的细节。”兰霞谈到,剪辑是个细致活,从内容上进行把关,减掉口头禅、口水话;从形式上把关,主要是字幕和语音同时保持协调性。

4-1兰霞向技术人员反馈的视频剪辑修改意见

兰霞向技术人员反馈的视频剪辑修改意见

经过筹备、录制和剪辑,教师还需在每个章节或知识点后设置课后习题、讨论题目,一般在学习中期有期中考试,学习末期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一套试卷。有的MOOC平台为提高学习的互动性,在视频中间以“弹题”形式加入简单小测试,一来增强参与学习感受,提高趣味性,二来防止学生走马观花式拖动学习,加强过程考核。

课程上线:华丽转身后的“陌上花开”

课程上线不仅是教学成果的最终体现,也是教学方式改革实践的基础。周兴苗说,根据上线后的各路反馈,课程团队的几位老师会开展后续研讨会,以对MOOC进行内容和形式的双面更进。李燕也表示,一开始在学校使用时,会发现关键的数学符号没有正确显示的问题。由此可见,对于疏漏之处的完善也是后期的重中之重。所以预上线要随时和制作公司保持联系,反馈问题,及时改正错误。

在面向全国开放之前,MOOC课程一般会面向校内学生开展SPOC教学,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精益求精的作用。首届国家教学名师郑用琏教授主讲的《生命科学导论》在进行校内SPOC教学时,就有同学在线上指出了“花的整体结构”示意图中的图注错误。

姚家玲说:“MOOC是一种开放共享手段,而SPOC是一种管理学生的手段。”曹敏惠也说:“在线课程缺乏监管,现阶段SPOC翻转课堂的小班教学形式很有必要,是值得继续普及的。”

教务处副处长肖湘平表示:“通过在线开放课程的建设,促进教师热爱教学、重构教学、提升教学。校内SPOC课堂运用,有效促进教与学深度互动,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更好地提升教与学的质量。”

5-2我校在中国大学MOOC上线的17门课程一览(截至2017年5月17日)

我校在中国大学MOOC上线的17门课程一览(截至2017年5月17日)

我校自2015年启动在线开放课程建设以来,共有三批61门课程获批立项建设。通过前两轮30门课程立项,促进带动近400名教师开展教学改革与实践。现有17门课程在爱课程网——中国大学MOOC平台上线运行,累计选课人数达22万人。

审核人:肖湘平

后记

采访完几位老师,除了获取信息,更多的感受到一种感动和敬佩,MOOC建设意味着付出和汗水,更是责任和担当。在线开放课程看似简单,其实教师们在其中付出的艰辛与努力,又何止寥寥文字可以表达。

MOOC建设又是一个充满幸福感的工作,一名教师,当自己的专业知识能够传播给数以万计的社会学习者时;当看到越来越多的学生由此改变学习习惯,从“被灌输”到主动学习时;当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被未曾素面的同学一眼认出时,我认为,作为教师的价值得到最大化的放大,这也许就是教师“最初的梦想”和“终极的目标”。

感谢生命科学技术学院郑用琏、姚家玲、食品科学技术学院谢定源、园艺林学学院徐强、资源与环境学院刘凡、丁树文、文法学院兰霞、理学院李燕、曹敏惠、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周兴苗、上海交通大学余建波等老师接受采访或提供素材。感谢为在线开放课程做出付出的教师们,感谢兢兢业业为教学付出努力的教师们!

MOOC建好后,“用”才是关键。下一辑,将为大家讲述MOOC是什么?它是如何运行的;什么是SPOC课堂?是如何散发独具的课堂魅力。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世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