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首页 > 青春 > 社团快报 > 正文

【军训快报】高洋洲:驶向深蓝,迎接一场青春的淬炼

核心提示: 从高中迈入大学,高洋洲始终怀揣着一个“军营梦”。高中时,未能完成的飞行员招飞没有磨灭他对部队的向往。2018年,初入华农的他主动承担起班级军训临时负责人的任务,一颗迷彩色的种子逐渐破土萌芽,坚定生长。

QQ图片20220921113820

英姿飒爽高洋洲(受访者 供图)

“‘特种兵’和‘敌匪’都有,匍匐准备!”烈日下,军训师战术方队的新生们两两配合,在绿茵场上进行着战术训练。匍匐前行、抱膝、推倒,只见队伍中一个人动作熟练,瞬息间将“敌匪”制服。这位身手矫健、皮肤黝黑的同学并非承训教官,而是植物科学技术学院植物生产类2022级的“老”生——高洋洲。说他是“老”生,是因为他2018年便来到华农,他的故事要从一个梦说起。

从高中迈入大学,高洋洲始终怀揣着一个“军营梦”。高中时,未能完成的飞行员招飞没有磨灭他对部队的向往。2018年,初入华农的他主动承担起班级军训临时负责人的任务,一颗迷彩色的种子逐渐破土萌芽,坚定生长。

1567690078313

2019年,西体育馆,参加出征仪式的高洋洲(正面第一)(学通社记者 孙泊远 摄)

2019年,得知能够保留学籍参军入伍后,他毅然决然地选择投身军营,编入海军陆战队,成为一名海军战士。

在踏上绿皮火车的那一刻,高洋洲开启了一场青春的淬炼。

吃不了苦?用行动回击质疑

清晨六点,当新兵连高昂的号角声响起,高洋洲匆匆起床,迅速穿衣准备与其余战友一同出操训练。这或许算得上一天中最轻松的训练了,早操完毕后,他们被带回,叠被、洗漱、吃早饭,所有事情都像上好发条,持续进行着。七点五十分,全体新兵准时手持钢枪,全副武装,集合后前往训练场,开启一天的训练。

5000米负重跑、单双杠、爆破、手榴弹投掷……硬核的训练在军营中如同家常便饭一般。除了体能锻炼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战术训练。新兵们或匍匐在粗糙的地面上,爬行前进;或端着重达3.3公斤的枪,并在枪杆上立着水瓶,一端就是45分钟。

“这其实和大学上课一样有序,不同的是从清晨上到深夜,且天天都是‘满课’。”

尽管曾有过体育训练的基础,但初入军营,高洋洲用六个字作了总结:吃不消,跟不上。“我实在拉不上!单杠我只能拉六个,但我的战友一次能拉二三十个。”他说他的体能并不差,但在二次入伍,曾是预备役民兵战友们面前,只能名列中等。

面对短时间内无法弥补的差距,高洋洲咬牙加训。单杠拉不上,就一直吊在上面。双手紧抓横杆,让战友帮忙握住双脚,如此坚持近半个小时,反复练习,直到进步为止。回忆起这段往事,高洋洲笑着说:“后来有一次实在抓不住,就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

作为班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高洋洲并没有受到格外优待。相反,在其他人看来,大学生一般吃不了苦。因为这隐隐的质疑和在人才辈出的班级里稍显逊色的成绩,高洋洲经常加训挨罚。趴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做俯卧撑,没跑进规定的时间内就一遍又一遍地跑……

密集而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的身体受到了损伤。“当时小腿部分已经肿了,一按就是一个坑。”他指着自己的右腿说道,筋膜炎令他疼痛难当,无法入眠。尽管如此,他仍然抵住伤痛,一头扎进日复一日的训练中。

在这所意志与身体的淬炼场里,高洋洲从来便是不服输的人。

迎难而上,奋起直追,在三个月后的考核中,他的每项科目皆获得了优异的成绩,被授予了“全能新兵”的称号。所在班级也从102个新兵建制班中拔得头筹,荣获“猛虎班”的称号。

二起二落:“走到这儿,我已经值了”

本以为新兵连考核结束后,能够自此劈波斩浪,实现自己在海军陆战队做侦察兵的梦想,但现实却给他当头一击。“全旅最优秀的一批人,没有被分配到该去的岗位,我当时是不能理解的。”感到困惑的同时,在高洋洲心里更多的是不甘。结束新兵连的旅程,高洋洲所在班级被班长带回警卫连,负责部队门岗的守卫与处突。

“当时很难过,在崩溃的边缘。”高洋洲谈到,那可能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在警卫连的那段时间里,他每天在哨亭守卫值班。轮岗制度将时间分割成十二小块,在站岗与休息的静默循环中,他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站着都能睡着”,高洋洲描述道,下连后还要随时提防侦察兵的“摸哨”偷袭,不敢入睡,一天净休息时长不到四个小时。

勉强撑过第一季度的考核后,事情迎来转机。在炊事班帮厨的过程中,他偶然发现老班长竟曾是一名侦察兵,因训练受伤而退居幕后。“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老班长质朴的话语给这位低迷的战士注入新的活力。一段时间后,恰逢部队成立侦察排,遴选开启。高洋洲白天站哨,利用难得的休息间隙训练,每晚两百个俯卧撑与仰卧起坐让肌肉酸胀不堪。尽管带着满身疲惫入睡并不好受,但能够离梦想更进一步,他乐在其中。

侦察排集训结束后,他立即与战友们奔赴海边沙地,开展野外驻训。45度的高温下,士兵们的每一寸皮肤都经受着太阳的淬炼。“这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块荒地。”为了让野外军营尽快拔地而起,高洋洲和战友们顶着烈日,扛着两百斤的沙袋为帐篷“打地基”。晚上就睡在一块塑料布上,“这真正是‘以天为盖,以地为席’了。”高洋洲笑着说道。

海浪裹挟着热浪席卷而来,严苛的环境让训练变得更为艰难。“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海里游了七天后,我背上的皮都‘换了一身’,因为太阳把皮肤全晒“秃噜”了。”回忆起那段时光,高洋洲满腹感慨。虽然训练辛苦,但在高洋洲心中,那里很“诗意”,因为他永远忘不了迎面吹来的海风,飞扬四溅的水花和海边落日的余晖……

2021年3月,第二次大展拳脚的机会接踵而至。因为突出的表现,他成功进入国际军事比武的“海上登陆”集训队,即将与世界各地的战士进行障碍赛比拼。当老天似乎给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通过了重重阻碍的他,却在第三次选拔时因骨裂而不得不退出。

从集训队离开后,他没有再次耽于悲伤,陷入消极的情绪中,他和自己这样说——“能够走到这儿,我已经值了。”于他而言,结果不再重要。反复的淬炼与难忘的体验已经让他沉淀下来,更深刻地理解炊事班老班长话语中的含义。

褪下戎装:离别,是崭新的开始

退伍时,他是第一个离开部队的。

“送战友,踏征程。”2021年9月1日清晨,当《驼铃》悠扬的旋律响起,高洋洲再也忍不住落泪。浓荫下,连队的战友们夹道站立,一一和他拥抱作别,他抬手行毕最后一个军礼。他说,这是两年军营生涯中最难忘的一个场景,“毕竟你知道,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有些人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离别前夕,谁也无法安眠。无论是受伤时战友的安慰鼓励,还是一同并肩作战的危难时刻,这份浓浓的战友情都令他难以割舍。“部队的氛围告诉我,好像就该如此”,携手共进,共渡难关,他已习惯随时义无反顾地帮助伙伴,“集体”的概念已深深烙进他的脑海里。

QQ图片20220921113826

沉甸甸的“四有”优秀士兵荣誉(受访者 供图)

离别,是硕果累累,满载而归。因为优异的考核成绩与出色的表现,高洋洲被排内推举,成为班级中唯一一个连任两届的“四有”优秀士兵。这份荣誉奖励的是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中国军人,而在大学生中实属难得。

“如果没有选择参军入伍,你见到我肯定不会是现在的样子。”部队带来的改变毫无疑问是惊人的,经过不断的淬炼,他越发沉稳与刻苦,军人形象与气质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同学们认真地听高洋洲分享(学通社记者 卞栎钦 摄)

军训场,高洋洲与同学们分享他的故事(学通社记者 卞栎钦 摄)

高洋洲同学演示制服悍匪的标准动作(学通社记者 董超 摄)

高洋洲在战术演练训练中作演示(学通社记者 董超 摄)

离别,是崭新的开始。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后,2022年9月高洋洲正式返校。本可以免训的他,选择继续参与新生军训。“我想通过自己的经历,让大家明白军训的意义和参军入伍的光荣。”在军训间歇,高洋洲与同学们畅谈军营中的故事,从二十多位战友共分一个苹果,到部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理念,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在植物科学技术学院辅导员张涛老师的支持下,他还在战术方队担任副班长,带领同学们进行战术训练,张涛老师表示,一方面是希望他能将从部队中习得的内容与精神传递,另一方面也是想让他更好地融入新的集体。

“从2018到2022年,自己带的学生中已经有四位先后参军。在部队中,无论是外在姿态的改变还是内在精神的塑造,同学们都有了极大的收获。”张涛老师说,将会继续鼓励同学们积极选择参军入伍,淬炼自己,奉献国家。

QQ图片20220921113810

“参军光荣!”(受访者 供图)

“参军光荣!”,这是高洋洲每次和同学们交流时必说的一句话。属于他迷彩色的旅程已经结束,但他的故事将会让更多同学选择奔赴军营,开始一场青春的淬炼。

(本文作者系学通社记者 唐幼菲)

责任编辑: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