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华农人物 > 正文

【一线华农人】梁玲和她的七号教室

——唯有爱与梦想不可辜负

核心提示: 怀揣一个文学梦,她将一个废置器材室变成了一个满是文艺范和华农元素的文艺“栖息地”,在这里,她和文学社同学一起读书写作,在这件“奢侈品”里,她无心奢华,但有意温暖。她就是体育部梁玲老师,她和她的七号教室将继续着他们的梦想。

 IMG_0059_副本_副本

“凤凰涅槃”的美:从废置器材室到文艺“栖息地”

每每华灯初上之时,当你路过狮子山脚下,走进七号教室,便会被其浓郁的艺术气息所吸引,书架上整齐地摆满了各类文学书籍,房间上空悬垂着黑红色的玫瑰,枯枝与松果错落镶嵌其中,怀旧的窗帘纱幔精致浮现。在柔和的灯光下,在安静的乐曲中,三三两两热爱读书的学生或默读诗歌,或欣赏小说,一曲温馨而美好的阅读画卷在这里徐徐展开。

这就是七号教室,华农校园内一处独特、静谧的读书所在地。而这独特所在的创始人,便是我校体育部的梁玲老师。

“七号教室的诞生最初缘于体育部教师休息室和体育部‘教工之家’的建设,又暗藏着我心底那个一直未完的文学之梦。”作为我校南湖风文学社最初的社创始人之一、现在兼任南湖风文学社指导教师的梁玲如是说。一直怀揣着建设一个纯粹的文学“据点”进行相关文学活动,同时为华农热爱文学的学生开辟一块净土的想法,梁玲终于在体育部工会的支持下,开始了体育部教工之家“红红火火”的建设。从此,二运东南角闲置已久的器材存放室也开始了它全新的蜕变和涅槃。

最初的器材存放室杂乱无章遍地蒙尘,为了打造一个舒适温馨的读书环境和教工休息空间,梁玲对整个空间进行了梦幻般的设计和规划,哪个墙壁摆哪些书?每个墙角的空间如何利用?这些在她的心里都有一个完美的构想。取材天然是七号教室装饰的最大特点之一。那些挂在墙上的枯树枝,那些摆放在书本间的棵棵松果,均来自我校狮子山间。当时,利用能挤出来的闲暇时光,梁玲约着文学社的孩子们一起行走狮子山,漫步南湖边,拾起一颗颗掉落的松果,捡起一根根造型的独特的枝丫,细细清洗后用来装点房间,“那一段与‘大狮兄’亲密接触的日子真是像梦一样!”梁玲说起七号教室最初的装修与装饰时双眼依旧充满了激情。事实上,七号教室从一间杂乱的小屋演变成今天的文艺栖息地,其过程无不充满奇思妙想!当你走进七号教室抬头看见的就是一个由白色羽毛球构成的大大的“心”形,这颗“心”由我校高水平羽毛球队平时训练所废弃的羽毛球编织而成。又或者你会被七号教师天花板上悬挂的破旧渔网所吸引,这些渔网来自我校水产基地的生产实习余料。笔者不禁暗自感慨,“废物利用”在七号教室果真是一部活生生的教科书。

在梁玲看来,四处寻找天然装饰材料的过程也是一个发现美的过程。她说:“虽然我们平时提倡亲近自然之类的主题,但是其实作为一个华农人,我们真的也忽略了太多大自然的美好。”除了诸多对闲置物改造,墙壁上精美的书签,黑板上清秀的粉笔字,书桌上簇拥着的花朵,俏皮可爱的小熊玩偶和纯真孩童的画作相映成趣,目光之所及无一不体现她的精心布置。“我希望把所有能够想象的美都搬到这里来,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折腾,有时淘一个二手的小书柜都会费尽周折。”七号教室的打造无疑是辛苦的,它凝着汗水和智慧,它透着梁玲的心血和纯粹,它在编织着一个纯净的书籍与梦想的世界。

IMG_9006

IMG_5773

IMG_5787

无心奢华,有意温暖:七号教室是一件“奢侈品”

七号教室面世距今已经有三个年头了。这里逐渐从体育部教工之家拓展为我校的文学爱好者之家,成为我校每一个热爱文学的人不约而同聚在一起的“集中营”。“这大约就是我人生最大的‘奢侈品’了!”梁玲指着七号教室里一排排摆放整齐的诗刊如此介绍。

七号教室的墙壁上醒目地写着:“No WiFi ! 让我们安静地读书吧!”在这个存心没有网络的地带,七号教室似乎是一个安静而丰盈的孤岛。作为作家协会的一员,在梁玲看来,能有这样一个能够安静阅读,安静创作的地方是她值得用一生追求和憧憬的梦想。谁说这不是一种别样的奢侈呢!

七号教室的书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体育类报刊杂志,主要供体育教师阅读分享,另外一大部分,则全是纯文学类书籍。“从念大学那时起,我生活费的一大部分便都用来购书,淘书也是有瘾的!”热衷收集各类纯文学刊物的梁玲把自己购置的所有书集都从家里搬到了七号教室,她又发动文学圈的朋友,纷纷为七号教室寄来各类诗集散文。从湖北的《汉诗》到广西的《诗建设》,从南湖风文学社创刊的《岛》各地文学社团的各类民刊,这里慢慢堆积着越来越多的纯文学之梦,也散发着越来越浓郁的艺术芳香。

除搬来了所有的书,梁玲又陆续从家里搬来了杯子、茶叶、咖啡机。一本书的指引,一杯咖啡的暗香,就这样在七号教室温暖起来。三五好友在这里窃窃私语,各类社团在这里激烈辩论,读书会在这里一次次进行读书分享,作协圈在这里举办一场场座谈会,已成为了七号教室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次我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一台功能齐全的咖啡机,原来家里那台咖啡机实在是不好用了!嘿,就当我物质了一把买了大牌衣服大牌包包吧!”梁玲指着七号教室最值钱的物品——咖啡机,满足而开心地介绍说。

每件“奢侈品”都有一个独特的名字,作为梁玲心中的“奢侈品”,“七号教室”的命名过程也充满了机缘巧合和浪漫的气息。“因为爸爸妈妈的结婚纪念日是七月十九号!”谈到这里,梁玲八岁的儿子李鲁一竟在一旁不假思索地答了出来。梁玲笑着点点头,“呵呵,我发表的第一首长诗是《第七滴水》,七是我心里的幸运数字,七仿佛与我有不解之缘呢”。

此时的七号教室,在一种沉静里愈发地闪着迷人的光芒。一张墙壁上的留言条清晰地写着:“七号教室,这么美,那么温暖!”

IMG_5800

IMG_5806

IMG_8981

唯有爱与梦想不可辜负:七号教室的幸福时光

七号教室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由纯粹文学梦想而衍生出的文学据点,作为创始人的梁玲无疑有着自己的文学梦。

谈及自己的文学梦想,梁玲说:“我的阅读和创作从未停止过。”幼时的她便酷爱唐诗宋词,后来又极喜三毛张爱玲等女性作家的文字,再后来又迷恋上了博尔赫斯和杜拉斯,每每疯狂阅读,便沉迷于此,对于文字的热爱仿佛在心底生根发芽,一发而不可收拾。自初中时代发表处女作散文诗《风铃叮当》之后,梁玲便持续在《散文诗》、《诗潮》、《诗歌月刊》等刊物发表作品,1993年她曾获武汉大学樱花诗赛一等奖,这是我校首次在这一赛事中夺冠。目前,梁玲出版诗集《隐喻的城堡》、《我在花朵的底端》(汉英对照版)等,她的诗歌作品也曾两度作为地铁诗歌符号在武汉地铁橱窗展示。

“创作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只要停止下来,我甚至会有负罪感。”梁玲在谈到自己的诗歌写作时嫣然一笑。她和我们分享了一张美国畅销书作家美凯茜•苏丹在七号教室和华农学子分享著作《我不允许自己难过太久》时的照片后,静静地说:“这世间,唯有爱与梦想不可辜负也!”

这就是梁玲,她在七号教室的幸福时光。我们仿佛看到这个小小的教室寄托着梁玲那份对文学纯粹真实的爱。她曾在无数次安抚儿子入睡后,独自来到七号教室,深夜伏案创作;亦曾无数次,与同样热爱文字的知己,用一杯咖啡一本书,点亮看似平凡的日子。

记者手记:初见梁玲,便不由自主的被她脸上孩子般纯真的笑意打动,红色细丝大框眼镜上是齐整的刘海,微卷的红褐色头发随意的散落到肩头——整个人透出一种纯粹的温和与天真。深聊之后确实可以感受到她骨子里对文学、对生活纯粹的热爱。这个来自湖南的女作家、女老师,有着湘妹子的执着果敢,选择为爱留在了这里。

在她的诗集《我在花朵的底端》的末页,有着这样一行小字:“所有的文字,献给李大鹏和李鲁一。”文字的上面是一张小图——年幼的李鲁一伏在爸爸的膝盖上,背后是一片生机盎然的草地。

(文|校新闻中心记者川竹 学通社记者胡远洋 石雨桐 王焕 图|学通社记者李宇杰)

审核人:蒋朝常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农人 一线 教室 梁玲
责任编辑:蒋朝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