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首页 > 新闻 > 人才培养 > 正文

一件作品照见华农学子全球胜任力的培养

从一个世界园艺博览会荷兰展区中国作品的历程说起

核心提示: 由我校学生组成的Bright Sunshine团队参加国际城市温室设计大赛,与美国密歇根大学、美国加州戴维斯分校、荷兰瓦格宁根大学、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等高校的14支队伍进入决赛,成为中国唯一进入决赛的队伍。从组队、参赛、评比到展览,一件小小作品,照见出华农学子全球胜任力的培养。

IMG_0545

事情还得从2017年我校几位同学自发组成Bright Sunshine团队,参与由荷兰瓦格宁根大学发起的国际城市温室设计大赛说起。

国际城市温室设计大赛是由荷兰瓦格宁根大学发起的国际性、实战型竞赛,每两年举办一次,以实际问题为题向全球在校学生进行方案征集,由来自政府、企业、高校、研究院等不同领域学者组成评审团对方案进行评审,从参赛项目中选择最佳项目进行应用,将设计转化为现实。大赛从2017年起向全球学子征集参赛团队。

同学们自发组建团队参与这场国际比赛,华农学子全球胜任力会将如何?

全球胜任力:自觉性、协作力与责任心

2017年的国际城市温室设计大赛以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废弃女子监狱高层建筑为对象,要求将其改造设计为城市温室,并完成多学科合作下的合理性产业规划与经济测算等主要任务,吸引了全球40多支队伍参加初赛。最终我校Bright Sunshine团队与美国密歇根大学、美国加州戴维斯分校、荷兰瓦格宁根大学、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等高校的14支队伍进入决赛,成为中国唯一进入决赛的队伍。

2017年10月接到比赛邀请后,首先面临的是如何组建团队的问题。城市建筑设计成温室大楼,不仅是一个建筑单体,还涉及到植物生产、能源消耗、资源利用以及诸多的社会因素等,单一的学科知识无法完成多学科的问题。张之洞班的李倩、杨永康、依永梅等3名成员组建原始团队后,很快通过面向全校学生招募,以及基于项目针对性的邀请,最后形成了一支由景园、设施、机制、园艺、农资、植科、经管等不同专业学生组成的跨学科团队。

团队组建后紧接着参加了两期荷兰瓦格宁根大学组织的视频培训。根据对竞赛的整体了解,团队依据任务要求和专业所长建立了6个小组,进行了明确分工。建筑组,主要负责总体概念和建筑景观、形态、空间、功能设计;沟通组,负责及时和荷兰方保持邮件联系,对获取的英文素材及时翻译,并将团队形成的中文视频、报告材料翻译成英文;能源组,主要负责建筑能源系统、温室控制系统和植物生产系统设计等;植物组,主要负责植物生产区域的空间布局和设计;栽培组,主要负责温室植物的栽培和养护技术等资料、案例收集及方案设计;市场组,负责对荷兰阿姆斯特丹废弃女子监狱周边社区环境进行调查,对温室建设服务社区、经济效益等进行分析。

IMG_20180828_123447_BURST001_COVER

各专业知识的互补和不同思维的碰撞,让一些问题变得迎刃而解。项目组定期听取不同组别的汇报,不定期将项目进展进行团队内报告。

资源与环境学院张文君副教授坚持参加了团队的定期研讨活动,不断给团队指导并打气。通过自主过程训练,团队成员对不同学科的知识也有了广泛涉猎。

“压力,是我们前进的动力。”团队成员们顶住压力,用汗水与创造力不断向前“掘进”。2018年4月通过中期答辩,Bright Sunshine的作品作为中国唯一作品进入决赛。团队异常兴奋的同时,也深感压力倍增,这些压力也成为队友的动力,“失控”(Out of Control)的理念就是这时候提出来的。“失控”(Out of Control),针对原来监狱控制“犯人”自由的特点,通过设计使原本对人进行控制的空间转变成为一个充分利用自然气候与地域环境条件、自由开放共享的活力空间,让人、植物、建筑之间重新建立一个和谐平等的关系。

2018年暑假时,项目设计进入最终完成阶段,需要完成温室的后期配套和细节设计以及相关设计图纸的绘制,改进现场汇报的PPT和汇报方式,形成最终的提交文本。

巨大的任务量面前,本来可以休息的假期被工作填满,尤其是最后的5天里,每个人都是在连夜奋战,休息就是每天不到五个小时的睡眠,困了就歇一会儿再做,没有一个人退后,大家互相鼓励着坚持了下来。

现已为园艺专业研究生的团队成员之一熊木说:“我作为团队负责人负责暑期的工作,我能够坚持下去的动力来自于团队,如果没有大家的一起艰苦奋战,估计我也很难坚持下去。”

 全球胜任力:自信、创意与包容心

2018年8月28日,代表团到荷兰瓦格宁根大学参加决赛。

奔赴荷兰的当天,匆忙收拾完行李,团队赶到荷兰决赛报告厅进行了预讲,荷兰方听完预讲,建议缩减PPT内容。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第二天就是正式答辩,时间紧张,准备了一个多月的ppt现在还来得及修改吗?面对荷兰主办方的建议,来不及克服时差,深夜里,光从门缝中渗出,成协设、秦仁强两位老师带着7个学生一直讨论,将PPT缩减了三分之一。第二天上午,团队顾不上休息,着手准备现场展示。

2018年8月29日的展示环节,因为实物不易运输,团队并未制作实物模型,只带了海报,团队一下感受到了压力,在全球比赛面前,没有退后的余地。“没有布展材料,我们也要体现出创意。”秦仁强老师当机立断,到附近超市购买彩线、蔬果、纸带等材料,现场布置。

IMG_20180828_130900

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比赛,成员分工明确后,紧锣密鼓行动了起来。贴海报、拉彩线、串蔬果、撒香花……在秦仁强的现场指导下,4个多小时后,展台便搭好了——展板上的温室设计海报从设计理念、功能分区、设计亮点、外观展示、能源利用等方面对温室作整体介绍;展台上放置的三台电脑分别介绍温室的内部构造、顶层设计和参观路线;展台边有宣传册供参会人员了解团队详细的设计……随着视线的起承转合,一个展台逐渐出现在人们眼中。成员们还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为展台加上创意:30根彩带斜穿过展台上方,与队名“Bright Sunshine”遥相呼应;展台上铺有带状的彩纸,秦老师在彩纸上即兴绘画,画作与台面上的花瓣,盆栽一起,给生硬的纸平添了些许活力;展台边长短不一的线末端悬挂着各色蔬菜水果,展现的则是温室设计的一大目标——满足蔬菜、花卉的生产。

IMG_20180828_150350_wps图片

展示现场,团队成员积极主动用英语向参会人员介绍团队的温室设计,越来越多的人纷纷驻足。“当时大家由于睡眠不足都较为疲累,但临场发挥还是不错的,现场创作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成就感。”团队成员园艺林学学院的苏晓丽、王言等同学回忆当时的场景时如是说。

现场的答辩紧张而又激烈,比赛全程答辩三个半小时,会场内,看不到看手机的观众,都在聆听、鼓掌、欢呼。当听到主持说到“Bright Sunshine”等4个团队中将产生今天的冠军时,团队成员相视一笑:莫非我们成为冠军,将赢得1万欧元的大奖?但最后主持人宣布冠军归属荷兰瓦格宁根大学团队,听着对手的欢呼声,大家有些失望。“这次我们有遗憾,但是收获满满。”能与密歇根大学、哥本哈根大学、瓦格宁根大学等国际知名高校一起站在决赛的讲台上答辩,本身就是一个成功的探索。

全球胜任力:处理复杂问题的态度与能力

2019年3月荷兰方提出将作品入驻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荷兰展区,这无疑是一个让人兴奋的好消息。

但5月上旬突然接到荷兰瓦格宁根大学邮件——由于负责3D打印的墨西哥公司发过来的作品成了一个个零部件,无法到荷兰展区布展。展区的空间可以给Bright Sunshine留着,但是3D打印必须由团队自己完成。

作品在世界园艺博览园荷兰展区1

怎么办?团队成员再次忙碌起来,联系3D打印机器,根据实物模型改造设计图形,购买打印材料,进行方案改进。模型设计有很多的平面,所以很多部件只有采用亚克力板用激光切割后手工拼接,涉及弧型的地方采用3D打印。长、宽、高……模型制作尺寸不断修改,一个小材料有时切割好多遍,再加上实验室的激光切割机临时又出故障,时间又一次紧张起来,荷兰瓦格宁根大学驻中国中心也开始催促起来——6月17号是世界园艺博览会荷兰开放日,到时荷兰政府和荷兰驻华大使等要去现场观摩。来不及找售后,工学院黄胜一同学自己排查起机器故障,发现激光切割机水泵有损坏,自己拆开,及时修理,解决了问题。

一个多月后,6月3日,3D打印模型终于完成了。“这个过程中没有感到疲惫,教务处的成协设老师和工学院的老师给予了及时的帮助,任佳龙师兄工作室很专业、很耐心,团队其他成员都很主动、很负责,很幸运能认识他们!”黄胜一在回忆时如是说。Bright Sunshine团队在2018年奔赴荷兰瓦格宁根大学决赛前的张之洞塑像前,和作品来了一次合影。6月4日,作品“失控”正式入驻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荷兰展区。

当前,提升学生的全球胜任力是一道必须迈过的坎。Bright Sunshine 用他们的实践证明,我们可以在国际赛道上有靓丽的风景。团队成员资环学院的靳婕子说:“比赛让我们获益匪浅,让我们更加明确了自己努力的方向,这也将成为我们不断前行的动力。”风景园林专业的秦仁强说:“总体上我们表现不错。不过,国外学生表现出的表达能力、思辨能力、控制场面的能力,都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学习的。”荷兰瓦格宁根大学及研究中心战略统筹部中国事务协调官张晓勇博士和瓦大中国办公室首席代表丁生林评价道:“华中农大的学生在国际比赛中表现得十分优秀,希望有更多的华中农大学生参与到国际比赛中来!”

(本文作者系学通社记者 李沂衡 雷叶超 川竹 审核人 成协设)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周小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