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首页 > 新闻 > 华农人物 > 正文

罗伏根:百年耕读心 半世兽医情

核心提示: 研习兽医五十载,耕读书田近百年。罗伏根老人的“情”与“神”在一代代华农人身上传递……

他,创立了华中农业大学第一个“饲料分析室”“卫生学实验室”,扩建了“微生物学实验室”。在他近50年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中,培养了陈焕春、金梅林、傅振芳等一大批兽医科学技术人才,为国家猪五号病、六号病的防控做出了贡献。

研习兽医五十载,耕读书田近百年。2018年,在华中农业大学双甲子校庆之际,他也迎来百岁华诞。他就是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动物医学院离休老教师罗伏根。

“罗伏根老师,他一生从事教师工作,不仅在教学育人方面做得好,而且在科学研究方面也有非常突出的成就,他是我们的楷模。”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陈焕春如是说。

罗伏根先生发言 学通社 彭雨格
罗伏根先生聊人生、谈育人

烽火乱世,结缘兽医

1937年,日本悍然发动“七七事变”,整个中国陷入恐慌与动荡之中。当时居住在武汉的罗伏根一家,因日本人的日益逼近而愈发不安。无奈祖母年迈、弟弟幼小,无法举家搬迁。正在读高中的罗伏根在父亲的建议下,报考了因日本人的入侵而迁至重庆的上海大公职业学校,只身前往重庆学习土木工程。

1938年,武汉沦陷,战火纷飞。身为铁道工人的父亲被迫停了工作,罗伏根与家人失去联系、断了经济来源,无法继续学习。在香港的叔父得知消息后,给罗伏根写信,让他途经昆明、辗转越南河内、赶往香港,以求生计。当罗伏根抵达昆明时,身上的积蓄消耗殆尽,作为一个仅仅念了一年高中、丝毫没有技能的少年,只能在日本人的炮火下彻底沦为“流亡学生”。

img-125095543-0029
80年代,罗伏根与陈华癸院士等一道参加学术会议

“举目无亲啊,一日三餐都成问题,更别提住宿的地方。”谈起那段饥寒交迫的岁月,罗伏根的双眼泛着泪光。后来,位于贵州安顺的中华民国陆军军医学校在昆明招生,免费提供四年大学教育,并解决衣食住宿问题。于是在当地的一个图书馆,他每天一个烧饼、一杯水,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学完了高中剩下的全部课程,并成功考取了陆军军医学校,选择了兽医专业。

罗伏根还记得,他拿着入学通知到昆明当地的青年救济会寻求帮助,工作人员得知他要前往贵州安顺上学,不仅给了他21块钱的路费,还多给了2块钱作为餐费,这令他感激不已。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个纯粹“为了吃饭”的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也成为他终身奋斗的事业的起点。

忠贞信仰,此生不渝

“坚信不移,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共产党的学说是正确的。”事实上,早在读小学的时候,在担任老师、实为地下党的吴里千的影响下,铁道工人家庭出身的罗伏根与好友周侠平已经开始学习共产党的党章、党纲,接受共产党的学说和理论,并拥有了自己的思想基础。

时至今日,罗伏根回忆起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自己与周侠平离家前往延安参加革命而没有成功的往事还略带遗憾,他感慨:“我第一次去参加革命的机会失去了,跟共产党的关系也断了。”

1939年,罗伏根正式开始在贵州安顺学习兽医专业。1942年,他因学习努力、成绩优异而留校担任助教。1944年,罗伏根在南京中央兽医实验所担任技师,主攻家禽养殖。1949年,南京解放,罗伏根拒绝国民党赶赴台湾的邀约,留在大陆,坚守兽医事业。

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报纸上刊载的牲畜瘟疫问题,一直牵动着罗伏根的心。一次偶然的机会,罗伏根与周侠平在北京再次相遇。经过周侠平的动员介绍,罗伏根更加深入地了解了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重新燃起了为新中国建设做贡献的激情,进一步坚定了他为人民服务的信念。罗伏根认为:“我有专业技术,能够为广大的农民服务,当他们需要祛除瘟疫的‘成膏’时,我希望能够将所学、所用全部贡献出来,一点儿也不为自己所保留!”

扎实的理论学习基础、丰富的教学工作经历以及由内而生的责任感,督促罗伏根进一步行动起来,尽己所能,为国家的兽医事业出力。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王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