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人才培养 > 正文

IWCPE:烈日下可爱的光合研究人

核心提示: 日前,由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生态研究所、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与我校联合主办的IWCPE(作物光合生理生态国际研讨会)在校召开,在骄阳似火的学校盆栽场,记者见到了这群可爱的光合研究人。

 

DSC_3436
Graham Farquhar院士(左)、彭少兵教授(中)、朱新广研究员(右)接受学通社记者专访

南湖网讯(学通社记者 胡诗慧 川竹)8月的武汉,烈日炎炎。在我校试验田旁的水稻盆栽场中,也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遮阳棚下是五组来自全国各地、菲律宾、巴基斯坦的青年科研人员和研究生学员,每组都围绕着两三个中国或外籍专家,学习着作物光合生理研究尖端仪器的使用方法。这是由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生态研究所、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与我校联合主办的IWCPE(作物光合生理生态国际研讨会)中的培训部分。而促成这次研讨会和培训会的是来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Susanne von Caemmerer院士、Graham Farquhar院士,来自中科院上海生理生态研究所的朱新广教授和我校的彭少兵教授。在骄阳似火的学校盆栽场,记者见到了这群可爱的光合研究人。

Graham Farquhar:“我们是连接两座高峰的桥梁”

若不是有两鬓的斑白,你很难将眼前这位侃侃而谈的科研泰斗与年逾古稀的老人联系起来。“在科研上,最大的限制是我们的大脑。” Farquhar院士笑称,他所创立的光合作用模型自70年代起已沿用至今。“目前我们所取得的成就就是在光合作用测定方法上的改进,”他说,“但是,今天早上让我最兴奋的事情是听到了再生稻研究和大面积推广应用的介绍,这是从农民那里取得灵感,经科研人员改良后将古老的技术运用于现代农业的最好典范。”

在他看来,这次会议让研究不同领域、不同作物的学者聚集在一起,以光合作用为共同的兴趣,是非常有意义的,“数学模型就是我们研究光合作用的共同语言,我们可以运用这个共同语言开展交流并互相提供经验。”大多数生物学家,主要专注于基础研究,离生产实践有些距离,而最贴近生产的是农学家。这次与会的大多数科学家,正好处于两者之间,“分子生物学和农学是两座科学高峰,而我们正是连接这两座高峰的桥梁。”

提及这次研讨会,他认为和一群睿智的年轻人合作,是一件愉悦的事情,“年轻人可以有机会自己尝试新技术,让他们更有自信,同时也培养了我们之间的学术交流和合作关系。”对于我校教学条件,他同时表示高度赞扬,“试验田在学校里是非常方便的,”他说,“土地就是无价之宝。”

在Farquhar院士看来,中国在光合作用研究领域取得的成绩十分可观,“中国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智慧的人也有千千万万,我并不觉得在科研上有弱势领域。”他补充道,“当然,在国际上研究气孔调控的人少之又少,希望更多人能参与到这个领域中来。”

朱新广:“希望在退休前完成我们的‘20年之约’”

2004年毕业于依利诺依大学香槟分校,回国后至今年7月担任中科院-马普学会计算生物学伙伴研究所研究员,青年科学家小组组长;目前刚刚将团队转到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朱新广可谓是国内植物系统生物学的青年领军人物。“目前我从事的大概是两方面工作,一方面是光合作用系统模型的研究,另一方面是C4的改造,两者共同的目的是将水稻改造成光合作用更强、产量更高的作物。”他介绍道,“我们团队的工作是在Farquhar院士的基础上,建立与作物分子模块设计育种联系更紧密的模型。”这样的模型是从整个植物系统的角度,挖掘能提高光能利用效率的靶点,进而通过工程改造及育种手段,提高作物光能利用效率及产量潜力,“目前利用这种策略,已经发现了多个可以提高光合作用的途径,并在烟草中得到证实。”他的憧憬就是可让模型真正用于育种,从而能为新一代育种提供理论及技术支撑。对于第二方面C4水稻的工作,他笑称,“希望我能在退休之前完成。”

C4改造项目得到了盖茨基金会的大力支持,如今研究已过去了十年,“在设立项目的时候我们的构想是20年内完成,后来发现科研领域上一山比一山高。但只要经费充足,国家给予科学家充分的信任与支持,我认为科研不存在瓶颈。”他说,“C4项目一旦完成,将是植物科研史上一件革命性的事件。”目前项目还处于基础研究阶段,需要更多时间来探索发掘。在他看来,科研中最重要的是团队。“我来过华农许多次,认为这是一个底子好、前景好的大学。”他赞扬道。“下面的年轻人真的都非常棒。”

彭少兵:“我就是为年轻人创造平台”

“我办这个活动就是为年轻人创造平台,”彭少兵教授开门见山地说,“我认为在我这个年纪,是推年轻人的时候了,因此我现在的工作更多的是‘往下跑’,凭我的经验帮助农民解决再生稻生产中的问题,打造再生稻稻米的品牌,为农民谋福利,以此来提高我省和周边省份的再生稻种植面积。”

作为研讨会在我校的发起人,他认为这次研讨会就是要培养年轻人的动手能力,让他们掌握光合作用领域最前沿的研究手段。同时,也希望本次研讨会成为展示我校的窗口,让大家了解我校在作物光合作用领域的积极探索,“光合作用和生物固氮,永远是农业大学的两大基础研究前沿”。他引用邓秀新校长的话说。通过引智计划,引入海外学术大师,让年轻人有机会同国际前沿科学家保持联系与交流,是他的目的,“吸收外界科研力量,可以更好地促进我们的人才培养和学科建设。”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正是由于彭教授对年轻人的大力扶持,李勇、熊栋梁等一批在作物光合生理研究领域卓有成就的青年学者迅速成长,为我校的科研力量注入新能量。熊栋梁博士已经在西班牙学习两年,近期李勇博士和熊栋梁博士将分别去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和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深造。彭少兵还利用学校的科研启动基金新建了盆栽场,为学生和青年老师提供最好的科研设施与环境。也正是彭少兵的人格魅力,吸引了如Farquhar院士、朱新广研究员等一大批海内外科研精英来我校交流、合作。

简介:Graham Farquhar教授,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美国科学院院士,是植物光合作用研究、植物气孔生理、植物同位素研究技术的学科奠基人之一。在稳态光合作用模型、气孔导度机理、同位素机理、光合作用与氮素利用效率、光合作用与水分利用利用效率、全球气候变化等方面取得了卓越的研究成果。先后担任12个植物生理生态领域SCI期刊编委,发表研究论文300余篇,论文被SCI期刊引用3万余次,单篇引用高达近3000次。

朱新广,博士,2004年8月毕业于伊利诺伊大学;2004年8月-2006年3月伊利诺伊大学博士后;2006年3月-2008年8月伊利诺伊大学研究助理教授;2008-2017年任上海生命科学院中科院-马普学会计算生物学伙伴研究所青年科学家小组组长、研究员;2017年7月至今任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兼任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客座研究员。2010年获得上海浦江人才奖;2011年获上海赛诺菲青年科学家奖;由于发现提高光合效率的新途径,2013年被国际光合作用协会授予“Melvin Calvin - Andrew Benson Award” 。朱新广博士负责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项目《C4 Rice》的系统生物学研究,同时在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项目《RIPE:Realizing Increased Photosynthetic Efficiency》中负责光合作用系统生物学工作,在3to4 及Grassmargin等国际合作项目及中科院“分子模块设计育种创新体系”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中负责作物系统模型构建及育种应用研究。任Plant Cell and Environment, Frontiers in Plant Physiology 和 Frontiers in Plant Systems Biology编委,是F1000Prime的faculty。

彭少兵,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讲座教授。研究方向为作物高产生理与栽培管理、作物营养生理与养分管理、水稻光合作用与水分生理、全球气候变化与逆境生理。1962年出生于湖北省洪湖市,1979-1983年在华中农业大学本科学习毕业获农学学士学位,1986年在美国加州大学获农学硕士学位,1990年在美国德州理工大学获作物生理学博士学位,1990-1991年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1991年进入国际水稻研究所,成为当时国际水稻所最年轻的科学家,也是第一位在国际水稻所工作的中国籍科学家。现在是美国农学会会士、美国作物学会会士。先后在国内外一些有影响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96篇,其中为SCI收录论文165篇。所发表的论文被SCI期刊共引用5951次,单篇引用最高次数达667次,SCI论文的h-指数为41。入选爱思唯尔(Elsevier)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在农业和生物科学领域2014年排名第四、2015年排名第六、2016年排名第六。2004年在美国PNAS发表的论文“Rice yields decline with higher night temperature from global warming”被美国“Discover”杂志选入“2004年全世界100篇优秀重要科学论文”。

责任编辑:蒋朝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