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媒体华农 > 正文

【焦点访谈】守护住那微弱的光亮

核心提示: 你刚看到的是公众的确有观赏萤火虫的巨大需求,但商业展出又会造成大量萤火虫死亡,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化解这对矛盾呢?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是中国第一个萤火虫博士,从2000年起研究萤火虫,他正尝试破解这一难题。

7月5日晚,央视《焦点访谈》以《守护住那微弱的光亮》为题聚焦萤火虫保护这个社会热点问题。报道以较长时长关注了我校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为保护萤火虫所作出的努力。南湖新闻网现将该报道予以转载,以飨各位读者。

点此查看《焦点访谈》节目视频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萤火虫是一种非常美丽的昆虫,夜幕之下,翩翩飞舞,发出夺目的光辉,像精灵一般照亮夜空,给很多人留下美好的回忆。在一些影视剧或者动画片里,也经常能看到萤火虫漫天飞舞的场景,很美很浪漫。但正是这样美丽眩目的点点星光,让萤火虫面临着一场可怕的危机。最直观的印象就是大家感觉到身边的萤火虫越来越少了。

“您有没有见过萤火虫”?“没有”。

“没见过,电视里见过。”

“你的感觉是不是萤火虫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我觉得是,就像彩虹一样,我们两年或者一年才能看到一次彩虹,但我小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彩虹。”

这就是很多人从未见过的萤火虫,一种非常美丽的昆虫。

由于特殊的生理构造,使得它在夜晚会发出荧光,看起来十分梦幻。 研究表明,萤火虫会发光是因为它身体里有荧光素和荧光素酶两种特殊物质。

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李学燕介绍:荧光素在荧光素酶的催化下变成氧化的状态,达到高能量的状态,这个高能量的状态不稳定,所以就会要回到原来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就发出光。萤火虫腹部腹面的白色部分,就是它的灯泡,也就是它的发光器官。

长期以来我国对萤火虫的研究非常滞后,直到今天对全国萤火虫的种类和数量都没能掌握。而公众对萤火虫的认识就更加不足,甚至误认为它是害虫。其实萤火虫的存在对人类、对自然界有很大的意义。

“萤火虫到底是益虫还是害虫?”

但在某种程度上萤火虫是农业益虫,它会捕食危害庄稼和渔业的蜗牛和一些小动物。另外一方面,保护萤火虫也是保护生物多样性。萤火虫还是一种生态环境指标昆虫,有萤火虫生活的地方,才是我们人类适合居住的。这是我们要保护它的根本目的。

虽然萤火虫很重要,但人们对它的伤害却越来越严重。

据了解,海南、云南、江西、广西是萤火虫的四个主产区,近年来,这些地方已沦为商业捕捉萤火虫的重灾区。近日,记者决定前往云南西双版纳对此进行实地调查。  

通常人们购买萤火虫的方法是网购,尽管淘宝网已经把萤火虫活体产品全面下架,但想在网上找到卖家还是非常容易。很快,记者就联系到一家叫做“爱琴海人工饲养萤火虫培育中心”的商家。

业内把这种专门从事萤火虫买卖的商家叫作“虫头”。这位虫头表示,要多少都能保证供货,货源在景洪乡下。当记者要求看许可证照片时,他马上急了:“算了,不卖了”。

这位虫头“急”是有隐情的。通常为了打消买家的顾虑,许多虫头都会宣称,自己的货源来自“养殖场”,其实都是谎言。因为养殖成本远远高于野外捕捉,而且需要专门的技术。记者在网上找到另一个“虫头”便承认了这一点:萤火虫是“野生的”。野生的1块2一只,而养殖的则要3块钱一只。

那么虫头的货源到底在景洪什么地方呢?在志愿者的协助下,我们找到距离景洪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勐仑镇,它是萤火虫的主要货源地。当地很多人都在从事萤火虫的捕捉、贩卖活动。我们找到了其中的一位。她平时以缝纫为生,只有当虫头下订单时,她才会去捕捉。如果订单大,她还会叫上其他村民。类似情况,记者在其他村民那里也得到证实。他们都承诺,只要有人出钱,他们就会去抓萤火虫。

夜幕低垂,一场大雨过后,在一片密林里记者终于看到了萤火虫,虽然和想象中萤火虫漫天飞舞的景象相距甚远,但这就是现实。如今,即便在乡下萤火虫也越来越少,离人们也越来越远,想要看到、抓到萤火虫只能到大山深处。

虽然我们在云南没有拍到人们偷捕萤火虫的场景,但是在另外一个萤火虫主产区——江西省宁都县小布镇,这一幕被当地环保志愿者岳桦等人记录了下来。

小布镇也是岳桦的家乡,4年前当他得知有人抓萤火虫进行商业展出后,便组织成立了公益组织“萤火虫生态线”,来保护越来越少的萤火虫。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仅在淘宝网上经营活体萤火虫的网店就多达49家,至少有600万只萤火虫被贩卖,已经形成为一条“捕捉—收购—线上交易—线下配送—商业放飞”的产业链,捕萤人是这个产业链的末端,挣的也是小钱。绝大部分都被虫头和活动举办方赚走了。大“虫头”每年因此获利60到100万元。

那么,这些被捕捉到的萤火虫都到哪儿去了呢?据了解,它们大多被用于婚礼、展销会、音乐会、节日庆典等,仅去年类似活动就多达120多场。岳桦去年在南昌就曾经参加过一个萤火虫商业展出。他说,当时用于展出的萤火虫装在瓶里面,瓶里面有很多萤火虫已经死亡了。

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李学燕说,萤火虫发光主要是交配求偶,这个期间成虫一般就是7天到半个月,之后,它便会死掉。商业展出,实际上是把它最关键的繁衍后代的时间错过了,它就没有下一代了。

由于受到光污染、水污染、化学污染、运输等影响,萤火虫离开原有生活条件根本无法在异地存活,更严重的是影响它们繁衍后代,所以业内有种说法——放飞即放死。尽管许多公益组织呼吁人们抵制这类商业活动,但遗憾的是,由于萤火虫并不是受法律保护的动物,因此仍有不少商业展出还在进行或即将举行。

你刚看到的是公众的确有观赏萤火虫的巨大需求,但商业展出又会造成大量萤火虫死亡,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化解这对矛盾呢?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是中国第一个萤火虫博士,从2000年起研究萤火虫,他正尝试破解这一难题。

付新华牵头成立了“守望萤火虫研究中心”,尝试发展萤火虫生态旅游产业。2014年他们在湖北省通山县桥口村找到了环境优美的大耒山,又联合当地政府以及民间资本,将22平方公里划作萤火虫培育保护基地。在原有17种萤火虫的基础上,按照保护生物学的原则进行生态修复和复育。他说,萤火虫在自然界基本上一年繁育一代,非常慢,基本上一对雌雄虫只能存活下来两只幼虫。但是用我们繁育的设施和技术,基本上可以让一对雌雄虫繁育出来150只甚至200只,之后把这些萤火虫的幼虫再投放到目的地。

要想保护好萤火虫,并不只是建个培育室然后进行工厂化复育那么简单,而是建立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为此,他们运走了堆积多年的垃圾,给村民配备了垃圾桶,慢慢的村民的环保意识也增强了,主动要求保护萤火虫。

长期以来,这里的村民种水稻时习惯使用化肥、除草剂,这些物质会对萤火虫造成致命威胁。于是,付新华团队把土地从农民手中流转过来,支付工资让他们按照传统方法耕种,并给予一定经济补偿,而这种方法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通山县厦铺镇桥口村副主任徐唐琪说,现在的水稻口感“非常好”,过去一斤水稻一块五,现在都卖二十块钱一斤。

良好的生态保护体系不仅让农民受益,也使得萤火虫保护工作得以持续发展。基地从2014年创建以来,已经陆续向大自然投放了40万只萤火虫,如今它们已经很好地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而通山县政府也正准备打造全国第一个萤火虫特色小镇,通过生态旅游带动经济发展。

和商业展出最大的不同是,商业展出是把萤火虫抓到异地进行展出,结果是大部分萤火虫都会死掉。而付新华他们做的恰恰相反,是把游客从外地组织到萤火虫栖息地来观赏,从而把萤火虫受到的影响降到最小。在付新华团队看来,生态旅游不仅仅能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而且还是难得的科普教育机会。公众来赏萤火虫之前,他们会给家长和孩子普及更多萤火虫的知识,最关键的是,让孩子们知道萤火虫和环境的关系,只有保护好环境,才能看到美丽的萤火虫。

其实,国际上已经有很多国家和地区,在发展萤火虫生态经济方面取得了成功的经验,比如日本、美国、泰国、新西兰以及我国的台湾地区,日本为了保护萤火虫,先后指定了10个萤火虫保护区,甚至放弃修建铁路,在日本受法律保护。实践证明: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可以实现良好互动,而我国在萤火虫保护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多。保护萤火虫不仅仅是保护一种美丽的昆虫,更重要的是,保护它就是在保护生态,就是在保护我们人类自己。

责任编辑:刘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