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青春 > 社团快报 > 正文

军乐团:铿锵奏鸣,乐动狮山

核心提示: 5月1日,我校军乐团在“中华号角”2017年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管乐艺术节暨“中华杯”中国第十一届优秀交响管乐团队展演上凭借《礼赞》和《Ross Roy》两首曲目的精彩演绎获评优秀乐团。

队员一起练习【袁欣羽】
乐团成员们在练习(供图|袁欣羽

墙上挂着九件团服【袁欣羽】
墙上挂着九件团服(供图|袁欣羽

南湖网讯(学通社记者 叶宸言 罗林)5月1日,我校军乐团在“中华号角”2017年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管乐艺术节暨“中华杯”中国第十一届优秀交响管乐团队展演上凭借《礼赞》和《Ross Roy》两首曲目的精彩演绎获评优秀乐团。他们用音乐的形式向全国传递华农好声音,展现我校学子的精神风貌。

九年发展,艺术氛围溢满狮山

2008年3月9日,一则《关于成立华中农业大学大学生军乐团的请示》被提上案程,校园内迅速刮起军乐团的招新风。三个月内,不论音乐基础,418名热爱音乐的华农学子报名招新;经过面试、体能训练和乐感考察,70余名零音乐基础的华农学子组成了第一届军乐团。

军乐团的成员们各怀绝技,运动健将、国奖的学霸、建模能手等高手不在少数。但他们凭着对音乐的热爱,走到一起,构成了第一届军乐团的大家庭。我校经管院15级辅导员卢毓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回忆起面试环节,她掩嘴一笑讲到,老师按下一个琴键考察乐感,我马上识别了出来。凭着良好的乐感,零音乐基础的卢毓顺利地进入了军乐团。

同年8月份,奥运圣火在北京正炽,军乐团成员们也如奥运健儿般在第一次暑训中挥洒汗水,砥砺前行。“我们练习齐步走、原地踏步、跑步、高抬腿等,男生还要加练俯卧撑”,第一届军乐团成员李俊感叹说:“感觉重来了一次军训,很苦却快乐着。”李俊吹奏的是次中音号,酷暑天汗水浸透了衣服,嘴唇也由于长期吹奏乐器而发肿干裂,但是李俊坚持了下来。

除去体能训练,军乐团成员们还进行了乐理知识学习、艺术鉴赏和形体训练等课程的学习。 在沈希飞以及武汉音乐学院老师指导下,军乐团成员们摸着石头过河,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合排成功军乐团的第一首曲子——《猎歌》。凭借《猎歌》,在11月份湖北省第三届大学生艺术节优秀文艺节目评选中,初出茅庐的军乐团荣获器乐甲组二等奖。时隔9年,军乐团负责老师沈希飞依然难以忘记那时获奖的喜悦与自豪,“这是我们成立以来获得的第一个奖项,非常有成就感。”

2008年从华师音乐学院毕业便接手军乐团的沈希飞见证了这个诞生奇迹的团队的蜕变与成长。沈希飞认为军乐团通过组织培训、汇报演出、参加比赛等活动,切实为我校学子搭建了展示艺术的平台,推动了艺术普及;不同院系、学科和专业学生之间的相互交流有利于增强同学们的团队合作意识和培养他们吃苦耐劳精神。

专注训练,量变积累实现质变

夜晚的校园有些许寂静,不过大活中心215和216活动室却热闹非凡。空气中跳动着嘹亮的小号、圆润悠扬的萨克斯和清澈绵长的长笛等乐器的音符。

信息1503班的莫惠南来到活动室,进行晚训。此时已经有不少同学先到了,长笛组的同学一边吹着乐器一边用脚跺地卡着节拍,神情专注;角落里的几个成员似乎遇到吹奏上的问题,正在围成一圈认真讨论,寻找解决的办法;身后吹奏小号的女生意外出现爆音,乐器发出尖锐的鸣叫,旁边的队友与她相视一笑,给予眼神上的鼓励。每次晚训的规定时间是一个小时,可是成员们并不太“守规矩”。每次多练15分钟,多开30分钟的小灶是正常现象。莫惠南在训练了一个半小时的《On the mail》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活动室。他说:“艺术有一种魅力,能让人们沉醉其中,不觉辛苦。因此我愿意多加练习。”

成员音乐基础薄弱是军乐团发展过程中的一大障碍,因此,要提高乐团的整体水平,就必须拥有严格的训练体系和严明的纪律。早训晚训、每周一次的合排以及暑训是成员们成长的必经之路。同时,为保证训练人数和质量,军乐团设有专门的纪检部进行督查。在这样完整的训练流程下和严明的纪律下,成员们进步迅速。

暑训期间,每天长达10小时的训练,部分团员们练得虎口上起了茧子,练出了口腔溃疡。有些乐器存在老化现象,有铜锈,练久了,成员手上都沾上了铜绿。暑训的确很辛苦,不过也是成员们演奏技术突飞猛进和增进感情日子。“有次比赛吃西瓜的团建活动,我们的首席赢了,于是我们声部体训时少跑了一圈。”李洋说到这一段的时候笑了起来,眼神里满是欣喜。军乐团副团马一铭谈及暑训时说道:“经过一年训练量的积累,暑训是我们实现演奏水平质的飞跃的重要阶段。”

有一回,军乐团在奔赴琴台大剧院演出的当天,突然接到主办方要求,希望加演一首《歌颂祖国》。在此前并未合练的情况下,军乐团便在路上,在客车里,摆开乐器,开始合练。在突发的情况下,没有一个人抱怨,展现了他们稳定的心理素质。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马雨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