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华农人物 > 正文

专访王茂军:棉花科研蓓蕾初绽放(2)

核心提示: 3月7日,Nature Genetics 在线发表了我校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博士生王茂军的研究论文。在二综C408会议室,记者见到了这位长着娃娃脸的博士,从未有“座右铭”的他,谈起科研的故事与经历,从容淡定,一个个新奇的想法从他思维深处跳跃出来。

“尽快完成!尽快完成!”

大约在2015年7月份左右,张献龙教授敏锐地看到,棉花在长达5000多年的驯化过程中基因组水平受到强烈选择的问题,他判断,群体进化在国际上还属前沿,并且有巨大的研究潜力。他果断组织王茂军等开展新一轮的研究,他们的目标很简单,要攻克这些前沿问题。

而此时,王茂军还同时在另外2个课题中从事科研工作,“白加黑、5加2”,王茂军开始了忘我的工作和艰辛地探索。

但在王茂军看来,这些似乎不值得述说,因为科研本来就要沉静,没有什么“惊涛骇浪”。他相信导师敏锐的科研洞察力,方向既定、格局已布,自己朝着这方向努力便是。

彼时,王茂军处于工作的亢奋和灵感迸发的高峰,唯独让他担心的是自己会慢于同行。他告诫自己绝不能“重蹈覆辙”,自己的脚步只能加快,断无停滞的理由。

于是,每天他对自己说的最多的话即是:“尽快完成!尽快完成!”每天清晨,王茂军都感觉国际国内同行的工作在不断推进,只有同行才是赤裸裸的竞争,他加快了脚步。

在棉花的科研王国里畅游几年,王茂军深知棉花研究的不易:基因组草图序列质量较低、功能基因组研究困难、次生代谢物复杂……棉花研究难做,这是行内科学家们的“共识”。

然而,诚如张献龙所说,正因为难做,做出来才有意义,有潜力和空间,长线研究才有效益。

经过长期科研“历劫”,让王茂军思维大开。在所发表的文章中,他有三个“首次”值得称道:

——首次系统地比较棉花野生种和驯化种之间的基因组差异,利用GWAS鉴定控制棉花纤维品质相关性状的关键位点。

——首次通过基因组水平的比较,研究驯化过程中,多倍体棉花不同亚基因组受到的差异性选择,并阐述其如何促进优质长纤维的发育。

——首次巧妙地将DNA酶I酶切测序和三维基因组技术结合起来,用来鉴定棉花的转录调控元件,分析这些元件受到的驯化选择。这项研究是首次在植物中对非编码区的调控变异进行分析,为在其他物种中挖掘功能变异提供了重要参考。

“我没有座右铭”

在实验室、在会议室、在租住的房屋,王茂军中给人一种勤快、积极、朝气、阳光的“娃娃脸”形象,然而他在做科研时却是极为严谨和认真。

快乐的科研达人背后的故事也让人无不动容。

2013年6月16日18:17,王茂军的QQ日志中出现一句话:“父亲活着的时候,你觉得他是井里的青蛙。父亲离世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的天塌了!”

有很多同学师长在那时才知道王茂军家里的变故,他们不知,早在2011年冬,王茂军的父亲因急性心肌梗死不幸去世。

也正是那段时间,王茂军强忍内心的苦楚,坚持上课、做实验、读文献,唯独担心的就是年迈的母亲,一个人勉强支撑一个家。

在危难之际,张献龙多次找他谈心谈话,用聊天的形式化解王茂军心中的苦闷。张献龙鼓励王茂军:“多读书才是对父母最好的孝敬。”走出阴影的王茂军从此开启了一段难忘的科研经历。

在王茂军眼中,全然是科研的那些事、棉花的那些事。

未来,他思虑如何将已有的研究成果应用到棉花生产,直接为棉农增收;未来,他思考将已经找到的在野生棉中控制重要性状的位点导入栽培种中,进行育种改良;未来,他踌躇满志,将在纤维单细胞研究中进一步披荆斩棘。

谈及未来,王茂军眼中充满了期待。他还说,如果时间和精力允许,自己想去国外做博后研究,想到国际顶尖学术科研机构去看看,扩大国际视野。他相信,国际顶尖的学术科研机构有更前沿的研究思维和设备设施。

对于已经取得的成绩,他说,来自于导师的指导,来源于团队的合作,来源于科研灵感,而自己只是做了一些总结提炼的工作。

王茂军说:“我没有座右铭,只是实实在在、扎扎实实做事罢了!”爽朗的笑声回荡在二综C408会议室里,清新,如春风一般。

(本文作者系校新闻中心记者 川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蒋朝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