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悦读 > 个人专栏 > 正文(show_space)

高考撕书,撕的其实不是书

核心提示: 对于很多学生而言,那些书、试卷只是用来高考的。学生们把这种复杂的情感宣泄到书本上,通过撕书告诉全世界,要与繁重的应试生活一刀两断,再也不愿意重复一次高考。

(李厚刚 2016年7月23日)

进入新世纪后,高考后出现一种新现象:撕书,因源于高考,故称为高考撕书,而今已蔚然成风,俨然与誓师、喊楼、高考标语成为高考“标配”。不过,撕书的时间由此前的高考后变成高考前,这点变化令人担忧。

再往前推5年,正值我和我的同学参加高考。当时的我们既缺乏撕书的创意,也缺乏撕书的勇气。高考前离校那一天,有同学把书打理好送给有缘人,有同学把书临时搬回家迎接下一个高考,有同学把书直接送给了收破烂的,而我则把自己所有的学习、复习资料打包卖掉,真实的原因是补贴家用,当时废书大约0.4元/KG,我竟然回收了40元,相当于当时高中贫困生一个月的生活费。当时觉得很开心、很释怀。现在想来,当初的我太傻太天真。

之后,慢慢出现了扔书(试卷)、烧书(试卷)、撕书(试卷)等现象。与撕书相比,扔书容易制造危险,烧书不仅容易制造危险还容易制造嫌疑,撕书虽然有辱斯文、有损形象,但多了“漫天飞舞,犹如六月飘雪”的“诗意”。于是,撕书逐渐成为高考“标配”。

图1

图1

图2

图2

按理说,书是不应该被撕的。即使不考虑书中的知识、经验和智慧,没有书,考生是不能实现高考梦的。在高考指挥棒下,书是考生的“良弓”、“走狗”。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虽符合人性,却暴露了人性的狭隘与残忍。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人性悲剧需要被超越。考生也知道,鸟尽可以藏弓、兔死不必烹狗。

其实,考生撕的不是书,而是书代表的高考以及为其摇旗呐喊的教育模式。目前的高校录取主要以一次性考试成绩为主要标准,这使得学校、社会、家长、考生都对高考分数赋予了太高、太多的意义。于是,多数学校都演变成考试工厂,多数学生被塑造成考试机器,学生的品德力、想象力、思考力、创造力、个性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尊重与培养。这种现象在小学初露端倪,在初中逐渐成型,在高中登峰造极。许多学校走的很远很远,推行军事化备考、无死角管理(林林总总的校规细致到“能否带橘子进教室和穿短裤睡觉”,学生发呆、吃零食、撕纸都会被记录,损失班级量化考核成绩。就连处理学生的早恋问题也做到极致,如男女学生频繁交往等“非正常接触”,会酌情量化扣除班级德行分)、题海战术、“血狼精神”,对于时间的管理—从早上5点30分到晚上10点30分—以分钟为单位,在这个作息时间表里,你看不到哪怕一分钟,是留给学生们自由支配的。这种模式似乎也结出了辉煌的硕果。但这个硕果仅仅是个“数字”而已。以至于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惊呼,这是“成批成批的像韭菜一样批发生产状元的学校”。

于是,多数高中生不停地为分数奋斗,整天面对课本教材,频繁应对考试和排名。他们绷得太紧、学的太苦、考的太累,于是产生了厌恶、痛恨、压抑情绪,身心疲惫,不堪重负,徘徊在崩溃的边缘。他们很难体会到学习的快乐,也谈不上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所以,多数学生对学习、书本的感情极其复杂而又特殊,他们被高考异化了却无力摆脱。对于很多学生而言,那些书、试卷只是用来高考的。教育的悲哀在于培养了一批不爱读书、被动学习的考生。

当然,也有很多家长和学生选择了离开。目前,中国已成全球低龄留学生主要生源国。据启德教育集团《中国留学市场2015年盘点与2016年展望》显示,2012—2015年,大陆出国读本科、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学生占比增加了17%,由2012年的23%增长到2015年的40%。美国的《2015门户开放报告》显示:全球在美低龄留学生达到14万人,其中,2015年中国有4万多低龄留学生在美留学,较2014年增加了5000多人。根据英国移民局发布的数据统计显示,中国大陆已成为英国最主要的低龄留学生市场之一。自2009年起至2014年第三季度,中国低龄学生签证获签人数一直在全球范围内占有相当大比重,这个比重逐年上升,从2010年的16.5%升至2014年的27.4%,平均约为全球总量的1/5,在2014年前三季度超过1/4,多达1990人。

但是,更多的学生是无法离开的。当高考来临,作业和考试结束的时侯,多年因考试而形成的坚持、痛苦、压抑、忍耐、焦虑、麻木等多种复杂情感,都在瞬间爆发了。学生们把这种复杂的情感宣泄到书本上,通过撕书告诉全世界,要与繁重的应试生活一刀两断,再也不愿意重复一次高考。也不排除有些学生的撕书行为是一种从众心理、娱乐心态。于是撕书大战应运而生、轮番上演,愈演愈烈。借助这种非理性、暴力性、草根式的集体狂欢,无数具有共同命运的考生释放了压力、表达了愤怒、彰显了存在。

图3

图3

图4

图4

如果有人胆敢出面阻止,就可能会出现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力。2014年,在停课复习前最后一天上课时,陕西长武县中学高三学生开始了“撕书狂欢”,50岁的曹老师,在阻止一名学生撕书后,被其带领5名同学围攻,打得满身是血,“三根拖把棍被打断成好几截”,令人扼腕!

钱学森曾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答案。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黄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