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青春 > 心灵导航 > 正文

江柏安来校讲述“品味音乐与音乐品味”

核心提示: 10月23日晚,武汉大学艺术系教授、艺术团交响乐团指导老师江柏安做客我校知行讲堂,在四教c108教室带来主题为“品味音乐与音乐品味”的讲座,讲述高雅艺术中的哲理美感。

南湖网讯(通讯员 杨诗虹 郝蔚洁)10月23日晚,武汉大学艺术系教授、艺术团交响乐团指导老师江柏安做客我校知行讲堂,在四教c108教室带来主题为“品味音乐与音乐品味”的讲座,讲述高雅艺术中的哲理美感。

生于1957年的江柏安,从小便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只要有音乐我就会认为那是莫大的享受。”年幼的他非常珍惜接触艺术的机会,“每当听到音乐,就会迫不及待地朝音乐响起的方向飞奔过去,我对音乐的热情大抵如此。”随后,江柏安为同学们讲述贝尔、马克吐温、爱因斯坦等伟人的音乐故事,并提出,“不管是文学界还是科研界,凡是有成就的人,都与音乐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音乐是全人类的爱好,它让生命产生转折。”

谈到“我们的音乐生活”时,江柏安认为,带有商业性质的艺术会或多或少地染上媚俗气息。针对此现象,他建议:“大家应当抓紧时间多了解文化与艺术,借助大学这个分享智慧的场所多汲取精神养料,不仅应当读‘圣贤书’,更应当读好‘圣贤书’。” 。谈及“不接触高雅音乐是因为高雅音乐太深奥”的矛盾问题,他解释,音乐的鉴赏没有原则,它取决于个人的感受和阅历。人人都可欣赏高雅音乐,音乐无阶级。

江柏安通过对《教我如何不想她》等名曲的分析,激发学生对音乐鉴赏的兴趣。在“品味音乐”环节中,他以电影《我的父亲母亲》终曲和苏配的《轻骑兵》序曲为例,向同学们介绍鉴赏音乐的方法。他让同学们仔细感受《我的父亲母亲》终曲中的音乐节奏、感情的变化,并将《轻骑兵》中的乐器、音乐与主题意蕴相对应,他强调:“听音乐首先要看能否理解其主题,这在音乐鉴赏中最为重要的。”江柏安指出,培养音乐鉴赏能力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同学们多听,并且更多样化地去听。

在探讨现代流行音乐文化时,江柏安引用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中的一段话:“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他指出,对快乐的盲目追求,只会使文化变成充满感官刺激的垃圾。“音乐如果成为一种职业,那是一种悲哀;但音乐如果成为一种生活,那是一份惬意。” 平时,江柏安一直都将把“将高雅音乐引入校园”作为毕生的追求目标,他认为,当代大学生正处在一个思想上不明确的阶段,需要逐渐培养搜索、截流真正文化的能力。唯有接触得多了,有了一定的阅历作为基础,方能产对美的认知。此外,广泛地接触音乐绝不等同于泛听、滥听。”

互动交流环节,谈及音乐将会如何发展,江柏安回答:“世人对古典音乐的欣赏永远不会终结,大众音乐的多样性也将保持,但优秀的事物永远只能是少数的,高雅音乐会经过历史发展的长河不断淘汰筛选而沉淀积聚。”江柏安相信,在不久的未来,越来越多的优秀音乐作品会不断涌现。

【人物简介】江柏安,武汉大学艺术系艺术教研室主任、教授,武汉大学大学生艺术团交响乐团指导老师。主要从事音乐教育,电影音乐,音乐学的教学与研究,已出版《大学音乐》、《音乐审美与文化》等四部专著。2006年荣获国家教育部“全国学校艺术教育先进个人”称号,湖北省音协音乐爱好者联盟会会长,曾荣获“全国艺术教育工作者先进个人”称号。

审核人:王石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音乐 江柏 江柏安
责任编辑:张富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