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南湖视点 > 正文

【湖北日报】金钱操纵美国民主

核心提示: 4月,美国爆发“民主之春”抗议运动,来自33个州的上千名抗议者队伍,从象征独立的费城自由钟出发,耗时10余天,步行200多公里抵达华盛顿,在国会大厦前静坐示威。虽然示威活动在美国政府的强力打压下结束,但其对金钱操纵选举的控诉,再次将美国民主的沉疴顽疾揭露无遗。

2016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金钱操纵民主的话题再次“引爆”。4月,美国爆发“民主之春”抗议运动,来自33个州的上千名抗议者队伍,从象征独立的费城自由钟出发,耗时10余天,步行200多公里抵达华盛顿,在国会大厦前静坐示威。运动发起者宣称,示威的目的是“要求国会立即采取行动,结束政治中的巨额金钱腐败,并确保选举自由公正”,并号召更多的人加入到运动中来,“夺回失去已久的民主”。虽然示威活动在美国政府的强力打压下结束,但其对金钱操纵选举的控诉,再次将美国民主的沉疴顽疾揭露无遗。

一、美国选举是专属富人的政治“游戏”

在美国政坛,竞选离不开金钱这个“母乳”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从总统选举到州长选举,乃至众议院、参议院选举,都要耗费大量金钱,演讲、游说、拉票、宴请、广告无不需要烧钱。身价超过10亿美元的超级富豪eBay前执行长惠特曼(Meg Whitman)竞选加州州长时,在党内初选阶段就已经烧掉数百万美元,光是竞选前11周,花在媒体的竞选广告费用就高达272万美元,平均每天花费将近36万美元,每秒钟就烧掉4美元。数据显示,美国大选的花费几乎在成倍增长,2004年的选举活动共耗资40亿美元,而2012年两党筹集资金加上联邦议员的选举和各州政府为选举所花费的钱,竟达到了创纪录的60亿美元。有美国竞选专家估计,2016年美国竞选总开支可能超过100亿美元。

虽然美国一直宣扬其政治体制以人人平等为基础,“一人一票,同票同权”,实际上金钱才是民主背后真正的“老板”,有钱不一定能赢得选举,但是没钱一定不会胜选,选举是1%的富人的游戏,普通人根本“玩不起”。数据显示,近几次美国总统选举中大多都是募款数额最多的竞选者获胜,97%的众议院议席和86%的参议院议席也都是花钱最多的人最终胜选。有人形象地说,美国选举依靠两种票,一种是选票,另一种是钞票。

民主的目的本应该是探求公共政策制定的科学化和合理性,但当选举变成富人们烧钱的游戏后,却出现了一种怪象,总统候选人所应具有的基本政治能力和经历在选举中已无足轻重,相反金钱倒成为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2016年美国大选的共和党候选人中,房地产大亨出身的特朗普、前医生职业的卡森和前科技公司CEO卡莉·菲奥莉娜,没有一个人有过任何从政经验或者经历。

竞选的花费越来越多,民众对金钱操控下的民主政治前途的担忧日益加剧。美联社做过一个民意调查,美国每10个人就有8个对政府表示不满。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曾在电视访谈时公开表示,需要巨额资金支持的民主对美国政治体系构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害”。现任总统奥巴马在演讲中也坦承美国的“政治活动中有太多的金钱介入”。可见,金钱影响美国民主不是简单的个案,美国民主已经沦为资本操纵下的“傀儡”,金钱成为政治舞台上多元利益之间的润滑剂与关系链,衍生出难以控制的恶性循环。

二、金钱政治加剧美国社会矛盾

竞选离不开富人或者利益集团的政治捐款,不断上涨的竞选花费实际上催生了越来越多的权钱交易漏洞和可能性。美国副总统拜登就曾承认,政治捐款总是暗含着某些附加条件,至于附加的是什么条件,却从来不告诉普通选民。美国富人或财团通过操控选举来影响国会和白宫,左右政策制定,从而搭乘“政策便车”积累财富。掌权者也会通过调整决策来迎合某些利益群体,换取他们的支持。而穷人则很难用手中的选票来影响政府决策,普通民众的发言权被边缘化,利益受损,社会矛盾日益尖锐。

在美国,枪支泛滥每年均导致多起枪杀无辜平民的案件,引起了社会对枪支管制的广泛关注。奥巴马曾呼吁国会采取措施加强枪支管理,美国主流舆论也支持政府控枪。但国会和政府却迟迟不出台控枪的立法,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控枪会影响军工利益集团的利益。军工利益集团对美国政治的影响非同寻常,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就曾警告称“要防范军工复合体对美国政治的绑架”。尽管社会公众和媒体呼吁控制枪支,民主党也主张对枪支进行更严格的管理,但是代表军工集团利益的共和党却表示反对,导致控枪成为“空谈”。

长期以来,美国医疗体制弊端重重,2010年奥巴马上台后全力推动“医保法案”,从而使美国摆脱了“发达国家中唯一一个没有实现全民医疗保障的国家”的尴尬名声,但由于有太多的利益需要考虑和照顾,在利益集团的强力阻击下,这个法案已被讽刺性地改得面目全非,且篇幅最后达到了惊人的两万两百零两页!“医保法案”非但没有缓解“医患”,反而成为新的利益输送机制,加重了中产阶层的负担,导致怨声载道。

三、金钱操控民主导致美国权势阶层固化

在美国,议员、地方州长、驻外大使等各级公职人员中富人的比例令人咋舌。美国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发布的调查显示,根据2013年初美国在任参众议员个人财产申报资料,美国过半数的国会议员都是百万富翁,美国议员个人资产的中位数高达100.9万美元。富人和上层阶级跻身政界左右美国政治已然成为一种潮流。

美国作为资本主义大本营,其经济命脉受资本家控制,以华尔街金融家为代表的富人阶层牢牢控制着美国政治权力中心。雷曼兄弟、高盛、JP摩根等国际知名投行与白宫和国会有着深厚“渊源”,前财政部长如鲁宾、保尔森等均出身华尔街投行,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则可谓是“炒家”出身,其他副部级的要员,来自华尔街的更是数不胜数。华尔街要角在政府内的差事,不仅限于财金系统,国务院、国防部和中情局的决策层以至部长等职位均有“染指”。

金钱渗透导致民主党、共和党两党独大和长期执政,其他政治力量很少能出现在政治选择的“表格”里面。其他党派即使有选举权力,也无选举实力。例如1992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的亿万富翁佩罗和2000年以绿党身份参选的民主党左翼拉尔夫·内德的败选就是典型的例子。长期以来,民主党、共和党两党轮流坐庄的格局一直维持不变,其他党派即使能拿到一定比例的选票,在议会偶尔也能占有几席,但却几乎从来没有问鼎白宫的机会。

四、金钱政治导致美国民主活力衰退

竞选捐助成为变相的权钱交易,导致很多美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变得心灰意冷、玩世不恭,对政治越来越不感兴趣,不愿参加选举投票。政治参与流于形式,容易出现失序状况。一些政客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顾政教分离的国策,将一些宗教、伦理争议卷入到政治事物中来,使美国政治博弈趋于宗教化、意识形态化。部分民众倾向于按照自己的宗教信仰和伦理价值观划线站队,而不是选择代表自己利益的候选人。伴随着民众政治参与的激进化倾向,民主的理性基础受到破坏,整个社会逐步丧失了大国所必不可少的战略共识。

美国主流社会对金钱政治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对其厌恶情绪越来越深重,渴望进行彻底的改革来扭转这一趋势。虽然美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法令和政策,意图遏制这种趋势,但是金钱俨然已经渗透到了美国民主政治制度的骨髓,成为美国政坛跳不出去的大圈,对金钱政治的改革势必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在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金钱仍将主导着美国政治的走向,金钱侵蚀依然是考验美国民主政治的一大难题。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教授

责任编辑:柏佳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