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南湖视点 > 正文

【毕节日报】那年 那月

核心提示: 求学对孩子们来说是一条出路,但并不是唯一的出路。无论他们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打心底为他们祝福鼓劲,只要他们过得幸福安宁,我也就放心了。其实想想也挺好,在外奔波的孩子,他们的生活早已告别漂泊期,求学的孩子今年高考也还算发挥不错,即将步入大学,虽然都不容易,但结果是让人欣慰的。六年,我的生活平稳有序,他们却精彩异常;六月,我在怀念,他们正在追梦!

“陈俊今年高考考了632分,老师您给他指导一下志愿填报吧!”

“老师,我是高丽娜,分数刚下来了,我考了565分,想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您!”

“老师,我的高考成绩不理想,刚过二本线,感觉辜负了您的期待。”

……

贵州省高考成绩放榜后,一条又一条的消息在手机上闪烁,我的思绪不禁回到了2009年。

那年,我22岁;那月,我穿上学士服,大学生涯一瞬而过。

来不及好好回味大学四年,来不与家人一同分享毕业的喜悦,很快,我就收拾好行李,踏上了西行的列车。算不上追逐梦想,可以称之为实现愿望吧——已经保研的我,参加了教育部、团中央联合实施的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来到地处黔西北乌蒙山区的毕节市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大水乡本禹希望小学。

原由有二,上学前班的时候校舍极为简陋,那时老师时常在漏雨的教室讲课,从小就很崇敬教师这个职业;临近高考前,观看2004年感动中国人物事迹展播时,一个叫徐本禹的山东小伙让我深为感动,后来填报志愿时,我没有太纠结就报考了华中农业大学,而后我萌生了支教的想法。

原以为服务地应该是山青水美,结果达到的当天猛地发现,山倒是望不到尽头,想找一汪清水,简直太难了。那一年,恰逢西南大旱,横亘在面前最现实的难题不是一座又一座翻不过的大山,而是缺水。在乡亲的指引下,我找到了水源地,只见山脚下的一处坑洼里,山上的水一滴一滴往下渗,还有几位乡亲排着队等待打水。

给孩子们运送爱心物资时,因三轮车突然熄火差点跌落悬崖;下雨后的山路是名符其实的“水泥路”……那一年,有太多的细节,让人铭记于心。而真正让人铭刻于心的是那群孩子。

我主要带的是小学毕业班的数学,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全班四十多个孩子,期末考试为什么平均分只有可怜的25分,只有区区3人及格,最高分71分!我茫然了。

我曾见过这样一个孩子,大清早走在山路上,手里捧着本书,貌似寻思着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我想,那幅画面或许传递出了些许信息。我也曾让孩子们写下长大后的心愿,他们交给我的纸条上写满了各种纯真的梦想,未来对那时的他们来说,还稍显遥远。但无独有偶,在他们的愿望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长大后孝敬父母和考上大学。

可对于山里的孩子而言,考上大学,何其艰难!

心疼孩子们离家远,中午没有午饭吃,我就给他们当伙夫;一有时间就去家访,给家长们做工作;主动与母校爱心社以及社会爱心团体联系,借助社会力量资助贫困学生,那时网络远没有如今这么发达,有时为了发送资助信息得走三、四个小时山路到乡政府……一点一滴,家长们、孩子们都看在眼里,一切也在悄然变化。

渐渐的,孩子们遇到不懂的地方也爱提问了,不再像之前那么调皮,更静得下心来认真学习了,家长对孩子的学习也更加重视了。日复一日,就这样一年过去了。小学毕业会考结束,我和孩子们一起走在返程的崎岖山路上,一起哼着歌,那种感觉真是太惬意了!

对孩子们,我真的挺放心的,他们的付出我也看在眼里。家远的孩子,天还未亮,就打着手电筒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上学,下午放学后回到家已是黢黑;有的孩子生病了,为了不落下课程,坚持带病上课;他们在学校是学生,回到家中就是一个好劳力,通常都是干完农活和家务后挑灯学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小考成绩出来了,全班数学平均分76分,90分以上15人,拿到成绩的那一刻,孩子们和我都思绪万千。他们圆满毕业了,也意味着我要离开了。临别的那一天,下着小雨,孩子们送我到村口,等待途经的班车。结果仅有的四趟班车都满员,每次准备上车时,都是泪水混杂着雨水。当最后一趟满员的班车路过时,所有人都笑了,最后校长不得不骑着摩托车送我到县城。

一晃,六年过去了;一晃,又过了六月。

六年间,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打完仗就离开战场的士兵,只能默默怀念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六年间,以母校支教为背景的大型原创话剧《牵挂》登上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将浓浓的师生情谊展现在了公众面前;六年间,我回去过几趟,服务地通了柏油马路,家家户户修成了白墙黑瓦的黔西北民居,加之地处AAAAA级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每年的三四月间,连绵百里的杜鹃花竞相绽放,灿若云霞,映红了山里人的脸,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六年间,与孩子们的联系未曾间断,无论是QQ、短信、电话,还是微信,我时刻关注着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每年的教师节也能收到他们祝愿的话语;六年间,有的孩子去了沿海省份打工,有的还在求学的道路上继续坚守,而我经历了继续深造、步入职场、组建家庭;六年间,无论彼此如何抉择,无论彼此身在何方,都相互牵挂着对方,因为,那一年,我青春年少,那一年,他们纯朴天真。

求学对孩子们来说是一条出路,但并不是唯一的出路。无论他们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打心底为他们祝福鼓劲,只要他们过得幸福安宁,我也就放心了。其实想想也挺好,在外奔波的孩子,他们的生活早已告别漂泊期,求学的孩子今年高考也还算发挥不错,即将步入大学,虽然都不容易,但结果是让人欣慰的。

六年,我的生活平稳有序,他们却精彩异常;六月,我在怀念,他们正在追梦!

(作者:陈立,系华中农业大学第四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支教华农大石希望小学)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孩子 山路 六年 班车
责任编辑:孙琦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