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人才培养 > 正文

【就业经】就业迷茫 长江学者开个性“处方”

核心提示: 近日,生科院2016届毕业生就业率与往年持平,但仍有少数学生就业行动不积极。包括王学路、熊立仲、严建兵等三位长江学者在内的学院党政领导和暂未就业的毕业生们一对一、面对面谈心,“一人一策”地给就业迷茫的学生开出求职就业“个性处方”。

南湖网讯(学通社记者 何能)5月19日,一封主题为“邀请您和目前就业迷茫的毕业生谈心”的邮件由生科院学生工作办公室发送给学院党政领导班子。很快,学院领导纷纷回复邮件,表示积极参加并商约谈心时间。

在一周多的时间内,包括王学路、熊立仲、严建兵等三位长江学者在内的学院党政领导和暂未就业的毕业生们一对一、面对面谈心,“一人一策”地给就业迷茫的学生开出求职就业“个性处方”。

导思想:挫折不是坏事,一帆风顺不是资本

5月21日,尽管是个周六,长江学者、生科院院长王学路工作日程表仍排得满满。他头天便约好了生物科学专业的田茂(化名)上午八点在实验室见。

出乎他意料的是,当墙上的时钟指向数字8时,等来的不是田茂而是2012级辅导员的电话。辅导员告诉王学路,田茂睡懒觉还没有起床,自己现在去学生宿舍把他接过来,过来的时间会迟一点。

田茂来到办公室已是上午8点20分,“放了院长鸽子”的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王学路笑着安慰他:“别紧张,你正处在长身体的年龄,睡眠不够是可以理解的。你父母是在天津工作吧,我们也算半个老乡了。”刚开始有些局促的氛围在闲聊中慢慢缓解,谈话也渐渐回到了就业选择与未来发展规划上。

田茂与其他就业难的学生有些不太一样,2011年入学的他,本该去年就走出象牙塔踏入社会,但大学期间学习态度过于散漫,常用打游戏、看动漫来打发时间,不及格学分太多,只好留级接着读“大五”。可延期一年毕业还是未能让他痛定思痛,今年毕业季不及格学分依旧比较多。

了解田茂现状与未来的打算后,王学路并没有给他长篇大论的讲道理,而是谈起了亲情,“你要想办法反哺你的父母,他们目前不需要你挣钱养家,但很在乎你能不能拿到毕业证。”他告诉田茂,父母在天津务工,一边供你弟弟读高中,一边供你大学,确实很不容易,并且他们年龄和我差不多,40岁、45岁、50岁都是人生的坎,一过这几个坎身体就觉得大不如以前了。

聊的过程中,王学路把自己生活经验分享给田茂,他说,人经历过的每一步,都是过去就过去了,遇到挫折并不是坏事,不经历挫折也并不是好事,要学会把挫折转变成动力。一帆风顺不是一种资本,经历挫折再站起来才是被用人单位看重的资本。“你不是喜欢微生物学,想研究枯草杆菌吗?我来帮你找实验室。”

开药方:环湖跑、朗诵美文、补专业课

家乡在黑龙江边境的生物科学专业毕业生赵华(化名)由于自制力不强,深陷网络游戏,大学里虚度了很多光阴。毕业将近,学分未修够却让他无法如期拿到毕业证,求职行动也不积极。5月23日下午,熊立仲教授约他来实验室谈心。

面谈开始后,赵华向熊立仲讲述了自身情况,频频说出“求职要求不高”“自身条件不好”“挂了科,毕业证还未拿到”等消极话语,这让熊立仲意识到,限制赵华个人发展的主要因素是他的自卑情绪和消极心理,当务之急是调整他的心态,于是以自己指导过的学生举例。“谁说成绩的好坏与今后的发展好坏是绝对的?企业更看重的是个人能力。而且每个人都会遇到比较艰难的时候,此时你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自己。”

赵华告诉熊立仲,前不久辅导员介绍自己前往光谷生物城的一家公司实习,但担心疏于学业、专业知识不够用,有些犹豫到底去不去,并且自己网瘾比较大,前些时还曾在网吧通宵打游戏。针对他的种种顾虑,熊老师给出了“处方”:在离校前这最后一个月时间里,全身心投入毕业论文与毕业答辩的准备中,一边储备专业知识,一边改变自身形象,把毕业设计答辩当作转折点,找回有抱负、积极乐观的自己。

熊立仲给赵华提供了三条具体的措施:清晨去跑跑步,对着南湖大声朗读美文,树立一个更加阳光自信的自我;咬牙一个月不碰网游,“坚持了30天个体一定会发生改变,这是生物规律”;了解实习单位的科研背景,针对性强化相关专业知识。为了督促赵华的行动,熊立仲说:“答辩那天我会特别关注你的表现,希望看到一个崭新的你,针对那时候的不足,我们再聊一次。”

5月30日,赵华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很感谢熊老师的这次面谈,给了一个突破口让我的生活重新回到了正轨。我不再沉迷网络,每天看看专业书籍,准备毕业论文与答辩,很充实。和实习公司也约好了,答辩一结束就去报到。”

解症结:当务之急是找到自信

毕业生离校的时间越来越近,与身边同学收拾行囊,参加聚餐,主楼前合影不同,生物工程专业的阿昌(化名)非但没有忙着办理离校手续,反而想主动留级一年。

热爱文学的他,并不想按照父母意愿毕业后回医院工作。因此临近大学生活的句点,他不仅不急于修回挂掉的学科,并把“学分未修够”作为理由,让父母同意他在学校多待一年。他说:“我计划再当一年文艺青年,继续搞搞文学创作。”

5月20日,在学院安排下,阿昌带着对未来的迷茫走进了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找严建兵谈心。为了舒缓他的紧张情绪,严建兵特意把别人从江西捎给自己的庐山云雾茶拿出来请他品尝,并幽默地聊起了自己大学时去庐山穷游的经历。

师生间的拘束感一点点消融,阿昌的话匣子慢慢打开了,他将自身理想与父母期望间的冲突告诉了严建兵,当被问及留级期间的具体打算时,他却茫然地摇了摇头。严老师反问道:“我并不反对你再留级一年,但文学创作与参加工作冲突吗?多待一年就能让父母理解自己吗?”严建兵替他分析,这件事表面上是自身想法与父母意愿相违背,经济未独立让他不得不受制于父母,听从安排,但实际上是他内心缺乏自信,对踏入社会怀揣胆怯,当务之急是找到自信。

严老师的话命中了阿昌心中的症结,让他频频点头。随后,严建兵给体重肥胖的他开出了“药方”:“个人的精神状态是与身体状况相关,我建议你通过‘环湖跑’来找自信,每天围着校内的沿湖段跑三圈,坚持一年。”开药方的同时,严建兵提醒他,跑步这件事看似容易,他给过近百位同学此类建议,但只有少数人坚持了一年,并且坚持下来的都收到了显著成效。一周后,阿昌告诉记者:“严老师的话让我受益匪浅,我和他约定好了,每隔段时间来汇报一次情况,如果跑步坚持了一年,他就请我吃饭。”

生科院党委书记和希顺也和学生深入谈心,并结成了“知心朋友”。在谈到这次活动策划初衷时,他颇有感触,“做好育人文章是每一位教师身上肩负的责任,也是老师们愿意放在心头的大事。学院将结合‘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和履职尽责督促检查工作安排,在继续关心支持学生就业的基础上,做早、做前,组织更多的教师在低年级开展导学活动。”

审核人:赵小剑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李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