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悦读 > 个人专栏 > 正文(show_space)

我们距离没有围墙的大学还有多远?

核心提示: 几年前油菜“踩踏门”你我记忆犹新,估计油菜课题组的研究人员还会心有余悸,春暖花开他们会内心忐忑。笔者以为,比起建设新的围墙更为重要的,是逐渐拆除旧有的种种壁垒和藩篱;比起建设各种豪华的、物质的楼宇更为重要的,更是建立我们的信仰、价值观,守护大学的心灵之“门”。围墙虽小,透过这道墙,可以看到大学信念和社会取向的交融与冲撞,可以看到大学治理的价值观的根基所在。

立夏已过,气候宜人。绿道上,南湖边,基地旁,随处可见呼吸负离子、徜徉校园的市民。看到市民朋友享受、艳羡的表情,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我们,不禁幸福感爆棚:身处大学校园就是好,美丽华农很美好。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和笔者一样,也不是任何时刻好客的华农人对这些慕名而来的游客都能气定神闲。

几年前油菜“踩踏门”你我记忆犹新,估计油菜课题组的研究人员还会心有余悸,春暖花开他们会内心忐忑;

及至目前的春季游园,桃花节似乎也有变成“桃花劫”的危险,部分游客的不文明赏花行为,让部分华农师生和武大的师生顿时产生了同频共振:莫要过度炒作!敬请文明赏花!
最近,茶园、蔬菜基地、果树基地的管理人员也不时“吐槽”:华农欢迎你,但华农不欢迎这类不文明的观光客!因为,科研材料屡屡被摘,工作人员上前制止还频遭语言暴力甚至是威胁。他们感觉很无助很危险。

鉴于此,一个话题产生了:我们是否要加强管理,同时加固我们的围墙?

华农“两湖一山”的地理条件,得天独厚,这足以让我们偏安一隅,努力成为一个没有太多围墙的绿色而开放的大学;

出于加强管理、进行功能区分的必要,我们在科研基地处拉起了彩带,竖起铁丝网,为了保护异常脆弱的油菜田;

由于“过境”车辆,特别是大货车、运渣车过多,我们在各大校门设置了门禁系统,有效分流了车辆,交通秩序有了明显改观,但也给师生带来些许不便,让一直在校园畅行无阻的校外车辆感觉不快。与此同时,人车擦碰等微小交通事故还是很难避免,学校苦心设置的减速带、减速板成为司乘人员的“槽点”;而专家学者对过快的车流,嘈杂的喇叭时有怨言。

我们联合政府力量,投入巨资,修建了供师生、市民休憩、穿行的绿道,狮子山不再神秘僻静,敞开了怀抱,更为亲民、开放。如果你愿意,每天都可围着狮山,绕着南湖,恣意漫步一圈。

围城,绝对的围城。

围墙,又见围墙。

围墙,有形式上的围墙,更有隐性的内心深处的“墙”。不然,《拆掉心中的墙》这本书,不会有如此广阔的市场。

众多国外大学几乎没有围墙,漫步城市中,不知不觉就步入校园;在校园里闲逛,不知不觉也就走向了市郊,走近了市区。国内的湖南大学也一度没有围墙,后来新建了一个类似于雕塑的校门石碑,更多具有路碑石功能。

难道围墙就真的源于“中国特色”?没有围墙的大学就无法给大学以安全感?

笔者以为,比起建设新的围墙更为重要的,是逐渐拆除旧有的种种壁垒和藩篱;比起建设各种豪华的、物质的楼宇更为重要的,更是建立我们的信仰、价值观,守护大学的心灵之“门”。

围墙虽小,透过这道墙,可以看到大学信念和社会取向的交融与冲撞,可以看到大学治理的价值观的根基所在。是埋头建设我们纯洁的象牙之塔,验算钱学森之问,还是应该兼容并包,向社会完全开放?抑或是外圆内方,不盲从,不浮躁,张弛有度,知行合一?我们建设世界知名的一流学府任重道远,有很多难题要破解,有许多盲点要割除,有许多处女地要开创,但毫无疑问,在你内心深处画地为牢、洋洋自得,在现实世界叠床架屋,建设一道又一道墙,绝不是我们的发力点。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