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媒体华农 > 正文

【楚天都市报】图文:大学生“职业农民”的创业之路

核心提示: 去年,华中农业大学应用生物技术专业2014届毕业生何三杰,放弃保研资格,义无返顾回到河南老家,承包了230亩地当农民。他的事迹被楚天都市报率先报道后,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纷纷关注。从去年初到今年眼下,创业近两年的何三杰,到底干得怎么样,楚天都市报记者近日对他进行了回访。

楚天都市报讯图为:何三杰开着拖拉机耕种承包的土地

楚天都市报记者乐毅通讯员未兴文

编者按

近年来,随着就业形势的变化以及创业热潮的兴起,不少来自农村的大学生选择返乡创业;也有不少大学生立足城市,心向“三农”,选择涉农产业创业。他们被称为新时代的“上山下乡”族。楚天都市报记者近日走近这一群体,了解他们的创业故事,倾听他们的创业心声,希望对即将选择创业的青年学子有所启示。

去年,华中农业大学应用生物技术专业2014届毕业生何三杰,放弃保研资格,义无返顾回到河南老家,承包了230亩地当农民。他的事迹被楚天都市报率先报道后,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纷纷关注。从去年初到今年眼下,创业近两年的何三杰,到底干得怎么样,楚天都市报记者近日对他进行了回访。

丰收了,却没有白领赚得多

11月7日,夜。河南夏邑县罗庄乡何岗楼村晒场,初冬夜晚的郊外已是寒风瑟瑟。25岁的何三杰坐在卡车上,守望着晒场上丰收的玉米棒子。微微闭上眼,创业艰辛的画面在他脑海中一幕幕回放,抬头凝视远处闪烁的灯光,那摇曳的温暖恰似心中不灭的希望。“今年大丰收,却碰上粮价走低,没赚到什么钱。”何三杰向记者细数他今年的收成,“种了110亩玉米,100亩大豆,20亩辣椒,均喜获丰收,但算下来一年只赚了6万块。”如果说低于预期的盈利,何三杰还可以接受,但亲友的数落却让他有些失落。“亲友说,在城市找份白领的工作比这赚得多,我这是找罪受。”

可就算是这样,何三杰还是没打算穿上西装回城里找工作,他说,在土地里播下的不只是种子,还有他的汗水和希望。

承包难,带着馒头挨家谈判

2014年1月初,何三杰带着创业的冲劲和梦想,回到何岗楼村老家,想在老家的土地上一展抱负。但他万万没想到,承包乡亲们抛荒的土地也这么难。“当时很多村民信不过我这个大学生,都在观望。那段时间,我身上总揣着几个馒头,挨家挨户做工作。”

他拿出万分的诚意和东拼西凑的数万现金,终于慢慢打消了乡亲们的疑虑,但遇到少数“钉子户”,也让他伤透了脑筋。他的一个婶子就是其中的代表。婶子一开始对何三杰的劝说,就只有一句话,“我不出门,在家带孩子,希望有地种。”何三杰去了几次都碰了一鼻子灰。年后,这个婶子查出子宫瘤,何三杰提着牛奶、面包去看望她,以情动人终于打动了婶子。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9月秋收之后,何三杰签了230亩土地。

创业的艰难并没有就此打住。今年10月29日,何三杰再遭一劫。不知是谁开玩笑要整他,四处放风说他地里的青椒不要了,结果20亩辣椒被哄抢一空,“2万多斤啊!本来找工人摘青椒来卖钱的。乡亲们啊,就剩下不到2千斤了。”何三杰在微信圈感慨道。

爱情美,5年内向丈母娘提亲

虽然创业之路并不平坦,但女友的陪伴让他一路挺了过来。何三杰的女友靳凤,是华农水产学院2014届毕业生,当时她也放弃保研陪何三杰回乡创业。她在何三杰家里开了个小作坊,生产搓澡巾,卖给洗浴中心、超市。“靳凤很贴心,除了照顾我,还细心照顾俺娘。”何三杰说,母亲看到靳凤,就咧开嘴笑。“如果他成功,我跟他一起种地;如果他失败,我陪他重头再来。”靳凤说。

靳凤是河北石家庄无极县人,父亲早逝,母亲吕翠莲在家务农。靳凤陪同何三杰创业的事,至今都瞒着母亲。她对母亲吕翠莲谎称在商丘市区工作。“当初三杰提出回乡创业时,母亲就强烈反对,更不许我跟着来。”靳凤说。为了女友的无私付出,何三杰决定5年内给靳凤一个家。“我准备奋斗5年,在市区买套房,再正式向丈母娘提亲。”何三杰说。

办农场,四方支持充满希望

苦过累过,但终于有所收获。何三杰返乡创业的故事,打动了许多人,不少人打来电话想加盟。其中,何三杰的大学同学龚洪亮也于去年放弃了保研名额,和何三杰一起干。香港中文大学MSC(理学)研究生一年级的裴盈凯,到何三杰的家乡实地考察后,也成为何三杰的合伙人。去年5月,三人各出资5万元,注册了河南省环城家庭农场;当年6月,他们进行芹菜和草莓的育苗;当年9月,他们又相继建了蔬菜大棚和猪场。

何三杰的母校华中农业大学,专门为他派了创业导师——国际玉米研究专家严建兵,为何三杰创业提供技术支持。而当地政府对何三杰下乡创业也大力支持。今年10月23日,何三杰刚结束在河南农业大学为期两周的河南省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近日又获得了10万元的创业贷款。尽管一路风雨,何三杰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在脚下这片希望的田野上,守候着母亲和可爱的乡亲们,何三杰觉得很值,“请相信我,农民以后不再是一种身份认同,而是一种职业认同。当‘职业农民’我觉得挺好。”

对话

“做下去肯定有希望”

问:放弃保研后悔吗?

答:不后悔。我家里穷得底朝天,再读三年研究生,家里也负担不起。早点回家创业,也是为了完成父亲临终的嘱托,方便就近照顾有病的母亲。

问:当了近两年的新农民,感觉如何?

答:累。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打药机械。我背着药桶和一个工人一起打药,每天衣服湿透。听到同学们纷纷买车、买房、结婚,都生活得很精彩。说实话,有阵子,我也很迷茫,也考虑过放弃。

问:作为当代大学生,你与老一辈农民有何不同?

答:我有技术,搞的也是规模化、机械化种植,这是我和老一辈农民最大的不同。另外,我的目标不光是做一个农民,更是一个农商,一个有商业头脑的农民。

问:创业这么难,是什么信念在支撑着你?

答:农村创业道路崎岖,我也不能肯定我就能成功,但我坚信农业的前景是光明的,做下去肯定有希望。我没放弃,是想再试试,能不能通过我的努力,带领乡亲们致富,达到城里人的生活水平。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何三杰 创业 创新
责任编辑:刘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