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悦读 > 报刊杂志 > 正文

有种传承叫军训

李巍峰

摄影 李巍峰

(学通社记者 陈家宝)当我在二运足球场看到教官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来参加新生见面会时,我才惊觉又到一年军训时,思绪不由得回到了从前。还是那抹海蓝,衣袖裤脚没有多余的褶子,与记忆中分毫无差的教官们的神情。

33个营,总有那么一个营,会集齐高中矮三个身高段的教官。而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便是最开始教我的教官,因为个子矮小,我们私底下会笑称他为“小土豆”。记得那回全校新生展示操练成果,站在队伍最后的我,在做停止间转动动作时没站稳。我囧着脸踉踉跄跄地迅速站直了身体。

烈日下,教官因为有帽檐的遮挡,大片阴影投在他的脸上,我看不见他的神情。内心的害怕随着他命令的停止而加剧。“报告”这两个字在我的两腮藏着,迟迟不敢吐出来。如果打了报告就等于宣告我们整个排必须得扣分了。但是一想到“小土豆”那句“做错了一定要打报告”。犹豫不决的同时内心也在懦弱地哭泣。

最后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想到了什么才坚定了我要打报告的决心,只是记得自己的声音真真切切地在空气里传播。他没有来指责我,没有任何人指责我,除了我自己。

再后来,就是被分去练匕首操了。当时“小土豆”正在念着被分走的名字,我屏住呼吸低头等待着,而在我听到自己的名字的那一刹那,我忽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带着一丝不舍和眷恋,我又开始了另一段难忘的旅程。

刚开始练匕首操,用的“武器”是自制的一张卷起来成柱状的纸。一次训练下来,“匕首”除了自己掌握的一部分是又黑又皱的,其他地方都是白皙笔直的。

在匕首操里,每做到一个动作,都要求动作施展者嘶喊出一个“杀”字,大家会在训练结束后遐想:夜里舍友醒来,会不会被自己在床上喊出的“杀”而吓坏了?

记得在彩排的时候,练匕首操的我们在4000多名新生面前,喊出来的“杀”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震慑感。作为唯一的女子操,在声声“杀!”的背后,那发自肺腑的赞叹和经久不断的掌声是对我们辛苦训练的最大褒奖。

其实一直搞不懂军训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只是想当然地以为是成年人觉得我们没受多少苦,搞个军训来让我们体验一下过往艰苦岁月,把自高考以后的放荡不羁收敛一下,培养一种端正的学习态度。

可是,当15天的军训结束以后,我恍然顿悟:军训更多的是为了传承。我们生活在一个幸福和平的当下,可是我们却鲜少涌发出为国献身的激情和信念,而军人,教官们,则是爱国之情迸发后毅然前行的守护者。

在操场上,我看着拳拳相扣的军体拳、看着背负希望前行的刺杀操,看趁着天变异色未消尽而匍匐前行的少年们,看着俨然军色的分列式队伍,不禁被他们整齐划一的气势所震撼,更为他们敢于奉献、勇于担当的精神所折服,我更加确信,我们所要做的便是将这种爱国之情、护国之心义无反顾地传承下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谢子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