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华农人物 > 正文

抗战老兵王恒:歌声在旗帜上飞扬

核心提示: “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步入期颐之年,许多记忆消散在了时间长河中,但每当哼起慷慨激昂的革命歌曲,那段悲壮拜而高亢的救亡岁月又重现在了我校离休老干部、百岁老人王恒的眼前,“尖刀拔出鞘,炮弹压上膛,只等冲锋号角吹响。”

212

王恒、田钧夫妇共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图为王恒(左)回忆抗战往事,唱起《大刀进行曲》。

(文|学通社记者 何能 图|党委宣传部 欣轩)“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步入期颐之年,许多记忆消散在了时间长河中,但每当哼起慷慨激昂的革命歌曲,那段悲壮拜而高亢的救亡岁月又重现在了我校离休老干部、百岁老人王恒的眼前,“尖刀拔出鞘,炮弹压上膛,只等冲锋号角吹响。”

这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抗战老兵——70年前,当祖国的山河被日寇的铁蹄践踏时,王恒义无反顾地投身军营,长期从事敌后宣传工作,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相继参加过百团大战、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在枪林弹雨中多次荣获军功章。

值此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这位抗战老兵,聆听他讲述戎马生涯中的难忘经历。

反抗封建婚姻,恰逢国难当头

1915年,王恒出生于河北唐县大庄子村,他的家乡三面环山,距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的牺牲地不过10公里。王恒在家中排行老大,父辈以务农为生,幼年时的他念过私塾与新式学堂,学习过《千字文》、《百家姓》与一些简单的算术,但由于农活做得漂亮,考上高中的他被父亲留在了家中务农,来改善贫困的家境。

1929年,囿于旧社会的习俗,父母给14岁的王恒包办了一桩婚姻,女方比他大9岁,抵触封建婚姻的王恒被迫逃离家中。在军阀混战的年代,兵与匪的界限模糊不清,“好儿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思想根深蒂固,但与父母置气的王恒偏偏就前往了唐县县城从事警务工作。

民国初年,曹锟、吴佩孚等军阀残民媚外、奴颜婢膝、丧国辱权,让中华民族处在外侵内患的局面中。北伐战争后,军阀刚灭,沈阳事变爆发,东三省沦陷。“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刻”,满含愤恨的《松花江上》激起了王恒从戎报国、驱除外患的情绪,但自己尚且年幼,母亲又早逝,留下家中嗷嗷待哺的弟妹,他只能忍恨留在唐县继续工作。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开始全面侵华,据卢沟桥70里路的唐县很快沦陷,日军肆无忌惮地抓取女子与壮丁、残杀中国百姓,王恒与警署的同事们咬牙切齿,决定以身报国。告别家人后,骑上马,跨上枪,连夜北上,恰逢杨靖宇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1937年9月13日,王恒被编入冯占海任师长、吕正操任团长的91师691团。

是战士,也是宣传员

抗战初期,敌我双方的武器装备与军事素养是“天壤之别”,抗联用土枪刀矛来反击洋枪大炮,败仗连连,甚至遭遇刚交火就立即南逃。“现在的抗日影视剧经常出现战士‘突突突’地射击,那怎么可能?!”说起如今的抗日影视剧,王恒忍不住吐槽,“每个士兵每场战役只有三发子弹,个个都是宝,只有瞄准了才敢射击。”

在王恒的印象中,军队补给大多从国外购买,花费高昂,但买回的军需用品却质量低下,许多子弹都是锈迹斑驳,必须在砖石上进行打磨才能使用,大部分枪械的威力小、精准度低。全营唯独一挺机枪,就在王恒担任排长的三排,但国内的军工制造刚刚起步,无法补充弹药,只能省着打。日军的手榴弹爆炸后有上百块碎片,抗联使用的土制炸药只能炸成两三片。

1937年10月14日,吕正操率部南撤途中,接受中共中央北方局改编,加入八路军第三纵队,王恒担任警备旅一营三连三排排长,在冀中地区开展游击战,采取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等方式来弥补装备上的差距。一次游击战中,部队歼灭日军近十名骑兵,缴获大量物资,首次胜利让王恒至今记忆深刻。

“冀中地区乡亲们的爱国热情很高涨”,王恒回忆道。老百姓将士兵邀请到家中吃饭,或是将做好的饭菜送去部队,一户管一个兵,并将家中尽可能好的粮食让给战士们,不少乡亲还将伤员藏在家中,悉心照顾至其痊愈。

1939年,王恒前往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工作,随后在冀中军区担任文化科科长,加入冀中火焰剧社,在敌占区从事文艺宣传工作。王恒他们在枪炮声中给士兵们鼓舞士气;表演话剧、演唱救亡歌曲来动员百姓参加抗战;通过标语、漫画等方式宣传土地改革……歌词和话剧题材取材于日常的战斗故事,没有化妆品,没有华丽的舞台,只有两块竹板打个节拍,这并不妨碍文艺兵们激情充沛的演绎,他们深受战士和老乡们的欢迎。

扫荡被俘,夜逃深山

频频死里逃生,在战火中穿梭,王恒期无比盼着抗战胜利的那一天。然而,自己却在日军“五一大扫荡”中不幸被俘。

1942年5月1日,侵华日军纠集日伪军五万余人,在空军的配合下,出动坦克、汽车几百辆,由其华北驻屯军司令冈村宁次亲自指挥,对冀中军民发动了空前残酷、空前野蛮的“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并在扫荡过程中采取惨绝人寰的“三光政策”。

5月3日,身着民装的王恒与他的入党介绍人不幸被俘,被捆上六道牛皮绳后,关押在了集中营的柴房中。王恒明白,一旦落入日寇手中,不是去当劳工便可能去做人体实验,几乎十死无生,因此他暗中观察周边情况,伺机逃跑。

当晚,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光,夜空中黑漆一片,而扫荡三天的日军极度疲劳,大多睡得很沉,只留下一名士兵看守,这让王恒看到逃离的希望。他与入党介绍人以及一个老乡商量,想办法逃离此处。老乡憨厚胆怯,不敢逃走,“你俩走吧,我留下来,过些时就会放了我吧。”而在王恒的苦苦劝说下,终于同意尝试逃跑。

由于绑缚的牛皮绳是生牛皮制成的,弹性并不好,在王恒的死命挣扎下,终于挣脱开来,其间因动静过大惊动看守士兵,踹门而入,吓得三人一身冷汗,三人装睡幸运地逃过一劫。待日军走后,王恒伏起上身,拿起一把铁锹,悄悄靠近门口,冲出门去,用尽全力铲死了看守的士兵,带着同伴迅速逃入山中,躲避追捕他们的日军。在山中躲藏数日后,才下山赶去与部队会合。

抗日战争胜利后,王恒相继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并获得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朝鲜三级国旗勋章以及解放华北、解放华中南、淮海战役等纪念章。转业后,王恒来到华中农业大学工作,亲历并参与了我校水产学院成立等重大事件,离休前任校工会副主席,为我校事业蓬勃发展做出了贡献。

“《黄河大合唱》、《救亡三部曲》、《流亡三部曲》等,我至少还能唱30首抗日救亡歌曲”,年已百岁的王恒老人骄傲地告诉记者。或许,这些旋律伴随着那段峥嵘的岁月,早已烙印在了他的血肉中。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抗战老兵 百岁 王恒
责任编辑:刘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