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青春 > 文体活动 > 正文

斑鸠和它的孩子们——一个关于生命和成长的故事

核心提示: 花钵一下显得空空荡荡。斑鸠们,它们还记得这里吗?它们会想念这个被风吹雨打过、被阳光照耀过、被它们的身体温暖过的小小花钵吗?它们还会再来吗?太阳花蓬蓬勃勃长起来后,它们还能认出这曾是它们的家吗?

 编者按:网友“等待戈多”今日凌晨发表了一篇qq日志,以他的观察和笔触,记录了在狮子山上、他的窗外一段“斑鸠和它的孩子们”的故事。这段故事聚焦生命和成长,抒发了对生活的热爱和歌唱。征得作者本人同意,现将全文转发,以飨读者。 

2月25日拍的第一张照片 

2月25日拍的第一张照片 

3月3日,发现斑鸠在孵蛋 

3月3日,发现斑鸠在孵蛋 

3月8日,刚刚出生的小斑鸠

3月8日,刚刚出生的小斑鸠

3月8日,大斑鸠在孵出雏鸟后离开鸟巢的瞬间(视频截图)

3月8日,大斑鸠在孵出雏鸟后离开鸟巢的瞬间(视频截图)

3月9日,大斑鸠在给孩子喂食

3月9日,大斑鸠在给孩子喂食 

3月9日,斑鸠父母在交接班

3月9日,斑鸠父母在交接班

3月10日,小斑鸠的翅膀开始长出羽毛 

3月10日,小斑鸠的翅膀开始长出羽毛 

3月11日,在房顶上守护孩子的大斑鸠

3月11日,在房顶上守护孩子的大斑鸠

3月12日,小斑鸠向着房顶上的大斑鸠张望。那是一杯牛奶,后来觉得不适合它们,就拿走了。

3月12日,小斑鸠向着房顶上的大斑鸠张望。那是一杯牛奶,后来觉得不适合它们,就拿走了

 吃饱之后,小斑鸠偎依在大斑鸠胸前

吃饱之后,小斑鸠偎依在大斑鸠胸前 

3月13日,小斑鸠在盼望父母,它们饿了。

3月13日,小斑鸠在盼望父母,它们饿了 

3月13日,小斑鸠对着我的相机发飙

3月13日,小斑鸠对着我的相机发飙

大斑鸠觅食回来了,它“咕咕”地唤着小斑鸠,轻轻向它们走过去。

大斑鸠觅食回来了,它“咕咕”地唤着小斑鸠,轻轻向它们走过去

大斑鸠开始喂养孩子 

大斑鸠开始喂养孩子

3月23日,一只小斑鸠跳上钢筋搁架。当我拍下这张照片,转身不过两分钟,它,不见了。它是飞走了

3月23日,一只小斑鸠跳上钢筋搁架。当我拍下这张照片,转身不过两分钟,它,不见了。它是飞走了

剩下这只孤零零地呆在花钵里。看它的状态,我当时想,也许再过两天,它也会飞走的

剩下这只孤零零地呆在花钵里。看它的状态,我当时想,也许再过两天,它也会飞走的

3月24日早上,这只斑鸠也不见了。曾经热闹温馨的一隅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只在我心中留下淡淡的惆怅

3月24日早上,这只斑鸠也不见了。曾经热闹温馨的一隅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只在我心中留下淡淡的惆怅

(更多图片,可点击下方链接)

http://h5.qzone.qq.com/ugc/share?subtype=&ciphertext=&sid=&blog_photo=&g=85&res_uin=121352977&cellid=1427387514&subid=&bp1=&bp2=&bp7=&appid=2&g_f=2000000103

(文|网友“等待戈多”)我家窗外用钢筋做了搁架,上面放了些花钵。寒假从老家返回,无意间发现一只斑鸠一动不动地趴在花钵里。

这个花钵种的是太阳花,去年开得很热烈,冬天花谢叶枯,看上去像一篷杂草。 斑鸠看到我在注视它,但还是一动未动。这不免引起我的担心。这段时间阴晴不定,冷暖无常,它会不会感冒了?我怕惊扰它,好几天一直不敢开窗给花浇水,又担心它会饿死。

3月3日,我打开窗户想喂它饭粒,不料它“扑”地一下腾空而起,跳到了钢筋搁架上。这时,我吃惊地看到花钵里竟然有两枚白色的蛋。 啊,原来它是在孵蛋啊。我想起去年秋天,常有一只漂亮的斑鸠在我家窗外出没。会不会就是这只斑鸠?如果是,秋天它是在为自己的新居选点吗?它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安窝呢?是喜欢太阳花?还是喜欢窗外的风景?或者是觉得这家主人安静,面善,目光不夹杂敌意和算计?当然,鸟儿可能并没有这么复杂的思维,再说,我也无法确认眼前这个它就是秋天那个它。斑鸠们长得太相像了,令人难分伯仲,不辨雌雄。不过,谁知道呢,也许真的是它。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会关注这只斑鸠的动静和状态。我拍了照片发到“说说”上,热心的好友马上查了资料,告诉我它叫珠颈斑鸠,“18天出壳,出壳后再孵7天,鸟妈和鸟爸就不用再孵了”。 经过仔细观察,发现出入花钵的斑鸠并非一只,而是两只。一只胖些,懒懒的神情;另一只瘦些,精神勃发的样子。只要花钵里的斑鸠咕咕叫唤,不一会儿,就会有另一只飞来换班。好友又查了资料说:“一般情况是昼夜孵蛋,上午11点左右换班,白天一般是公的,晚上一般是母的。” 我知道,我正在见证一个生命的诞生。这是一个故事,也是一个奇迹。很多野生动物保护者、观鸟爱好者、摄影爱好者为了亲见这一幕,不惜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而我,只需站在窗前,悠然地呷着热茶,就能观看这个故事。我架起三脚架,打开摄像头。不过,我没有太大把握。因为我的卡片机只能持续摄像15分钟,如果降至最低像素,也只能持续拍摄45分钟,而电池却无法支撑,重新充电则需要两个小时。 没想到我的运气不错。

3月8日,天气晴朗,风和日丽。当我启动视频拍摄后仅5分钟,准确说,3月8日11时17分,花钵里的斑鸠倏然起身,跳上钢筋搁架,迅疾向蓝天飞去。这时,我看到花钵中两枚鸟蛋不见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两只毛茸茸的小雏鸟。 新的生命诞生了!3月8日,两个新生命灿然绽放。整个世界因它们的到来顿时春意盎然。 小雏鸟伏在花钵中一动不动。它们的眼睛还没睁开,脑袋深深地藏在胸前。妈妈留下的体温渐渐消散,初春的阳光温暖而明亮地抚摸它们。我看到它们幼小的蜷曲的身子在隐隐起伏。虽然呼吸那么弱,但微微的起伏之间却透出生命的勃勃能量,令人激动不已。是的,任何鲜活的生命都充满强大的感染力,让面对它的人无法平静。 据资料上说,斑鸠是家庭性很强的鸟,安家通常由雄鸟寻找合适的地方,再带雌鸟去看,如果双方都认可,就开始一起筑巢。孵蛋、喂养小斑鸠,都由雄鸟和雌鸟共同承担,轮流照料。大斑鸠每次飞回来,先会站在另一个花钵中,望着酣睡中的小斑鸠,发出轻柔而温情的“咕咕”声,唤醒它们,接着再走过去,将它们拥进怀里。见到爸爸妈妈,小斑鸠会伸长脖子,小小的脑袋贴在大斑鸠胸前摩挲撒娇。当大斑鸠张开嘴,小斑鸠就争先恐后把尖喙伸进去,享受它们美味的午餐。我发现,正如资料上所说,大斑鸠找到食物后先在嘴里咀嚼成细末,连同唾液加工成糜浆,含在嘴里飞回窝中,再张开嘴,让宝宝把喙伸进去吮食。宝宝的尖喙伸进来戳啄和搅动,一定会很疼,每次大斑鸠在给宝宝喂食时真是蛮拼的,使出浑身的劲来忍受刺戳带来的痛苦。父母为了孩子,甘愿忍受一切痛苦,这并非人类特有,而是所有生命体的天性。由此也可以说,父爱与母爱,源于天性,是一切生命体之共有。目睹大斑鸠哺育小斑鸠的过程,见证它们强大而柔软的爱,令人震撼而感动。

开始两天,大斑鸠只喂食一次,除了短暂离巢觅食,其余时间都呆在巢里,用丰厚的羽毛护着宝宝,为它们抵御初春的寒冷。刚出壳的小斑鸠很丑,全身都是乱七八糟的绒毛,脑袋与身子的比例也显得很不协调,成天都在昏睡。在父母精心呵护下,小斑鸠长得很快。仅仅两三天,翅膀就长出羽管,然后变成羽毛。两个小家伙渐渐变得漂亮起来。 小斑鸠在长大,它们的食量每日俱增,一日一餐变成了一日两餐。为了养家糊口,大斑鸠更加辛苦和忙碌,不停地飞进飞出。因为需要给孩子寻找更多的食物,才能保证它们的健康成长。好在我所在的这个小区覆盖着大片温暖湿润的林地和草丛,斑鸠的食物是不缺的。

3月18日,大斑鸠早上离巢之后久久没有回来。天下着雨,雨水从窗檐滴落下来,溅到花钵里。怕小斑鸠被雨水淋湿着凉,我轻轻把花钵往里面挪了挪。小斑鸠感觉到了动静,愤怒地冲着我张开嘴。它们是在抗议?还是想吓唬我?我突然想,在万物共处的世界,弱小的生命要顺利地成长是多么不易。它们并不知道,它们对我的抗议和威胁是完全无效的,我只需伸出手去一拽,它们父母呕心沥血的努力就会顿时化为乌有。而此刻,它们的父母还在风雨中寻找着食物。 雨停了,大斑鸠还没出现。两只小斑鸠紧紧依偎在一起。它们必须适应没有父母温暖怀抱的庇护。突然,我看到在对面的房顶上站着一只斑鸠。它的头一直朝着这边。我明白了,大斑鸠并未有远去。它就在视线可及的远处注视着它的孩子。它是在培养孩子们的独立性,让它们自己去适应空气,阳光,寒冷,以及——雾霾。它只在吃饭的时间回到窝里,用两分钟给小斑鸠喂食,然后又飞离,直到夜幕降临,才又回到窝里守护着它的孩子。

没想到3月21日晚上,大斑鸠没有回来。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发现两只小斑鸠在黑暗中紧紧挤在一起。在夜晚,第一次没有父母陪伴,它们显得很害怕。小小的鸠巢笼罩着不安。大斑鸠真的整夜未归巢。它还回来吗?如果它从此消失,两只小斑鸠怎么办?它们还不能飞,生活根本无法自理。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中午,大斑鸠回来了。它匆匆地给宝宝喂食,然后又飞走。过了几分钟,又飞回来再次喂食。

小斑鸠食量大了,大斑鸠得连续喂食才能满足它们。 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小斑鸠也一天天长大。它们的羽翼逐渐丰满,不仅能站起来,还能从这个花钵跳到那个花钵,甚至晃晃悠悠地攀上钢筋搁架。它们扇动翅膀,专心致志地用尖尖的喙梳理羽毛,为离开越来越显得局促的花钵,飞向更加广阔的世界做着准备。这时,两只小斑鸠也开始表现出不同的个性,一只活泼好动,另一只平静安娴。 随着小斑鸠的长大,大斑鸠来得越来越少。偶尔能看到它站在对面的房顶,远远地凝望着小斑鸠所在的地方。这种凝视是不是也包含着期待和不舍?我想是的。生命的繁衍和成长,鸟与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由此才会有这个精彩纷呈的世界以及万物的生生不息。

3月23日温暖而明亮的下午,我突然发现,花钵里只有一只小斑鸠了。它是飞走了,还是不小心摔了下去?赶快到楼下的草坪上和花丛里细细地寻找,没有它的踪影。资料上说,雏鸠出壳后15-17天就要离巢。3月8日至23日,刚好15天。看来,它是告别这个简陋的小巢展翅高飞了。长大了,总会有这天,离开它的家,去无垠的天空自由飞翔。

3月24日,又是晴朗的一天。早上起来,我瞅见另一只小斑鸠还在花钵里熟睡。不远处的阳台晾衣架上,站着一只大斑鸠。当时没在意,等洗漱完后发现,花钵里的那只小斑鸠不见了。这才想起一篇资料上说的:“十几天后,小斑鸠在父母带领下飞离鸟巢……” 都走了。花钵一下显得空空荡荡。斑鸠们,它们还记得这里吗?它们会想念这个被风吹雨打过、被阳光照耀过、被它们的身体温暖过的小小花钵吗?它们还会再来吗?太阳花蓬蓬勃勃长起来后,它们还能认出这曾是它们的家吗?

窗外的远处,樱花正在缤纷地绽放,桃花正在热烈地盛开,黄灿灿的蒲公英像星星点缀在绿茵茵的草坪上,格外耀眼。林间百鸟婉转啼鸣,其中就有斑鸠的“咕咕”声。一段生命和成长的故事就此转场。但故事还在延续,还在发展。可以想见,后面的故事,背景一定更加广阔,情节一定更加精彩。毕竟,春天已经到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陈治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