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人才培养 > 正文

彭少兵教授做客“问学斋”讲授“稻人之道”

核心提示: 1月8日晚,彭少兵教授做客问学斋,在主楼西附楼报告厅举行了题为“稻之道、非常道”的报告会。

大场景

季一鸣1

观众

(文|学通社记者许文馨 赵靖雯 图|学通社记者季一鸣 张慎心)1月8日晚,彭少兵教授做客问学斋,与学生面对面交流了从高中到现在奋斗在科研第一线的心路历程。

“我的人生是一个圈”

彭少兵教授整个交流会采用照片展示的方式,生动再现了他的人生历程。第一张照片,便是他的人生足迹。1979年到1983年,在华中农学院进行本科学习,四年的本科生涯充满了欢乐。至今,彭少兵在回忆起华农第22届运动会时还是满脸笑容,他说当时的植科院是全学校体育的“老大”,甚至他所在的班级在运动会所取得的成绩足以超过一个系。当时彭少兵是班长,同时报名参加了男子一万米竞走和一万米长跑,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他最终取得了前五名的好成绩。

结束了在华农的求学,彭少兵1985年来到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进行深造,他向学生们展示了学校的图书馆、自习室、实验室的照片,其中一张是他与同学、导师一起坐在树荫下的草坪上讨论学术问题。谈到此处,彭少兵说他十分自豪,他虽然不是导师第一个弟子,却是他第一个毕业的学生。

1986年,彭少兵又从美国加州来到德州理工大学,在这里他成为了学生会主席,在当地中国大使馆的帮助下举办了一场春节晚会。辛苦的工作终于有了有了一定的积蓄,喜欢车的彭少兵还“任性”的买了人生中第一辆车。

1990年到1991年在邓秀新曾经学习过的地方佛罗里达大学开始新的求学之路,1991年到2010年又在国际水稻研究所工作,2010年,在国外游学多年的彭少兵带着他的知识回到母校华中农业大学在科研之路上开始新的追寻。

“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我”

回顾过去的经历,彭少兵最感激的是所有曾经帮助他的人。中学时代,老师的启蒙教育让他刻骨铭心。国外一路求学,艰难不言而喻。他的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以及博士后导师都帮助了他很多,讲到这里,彭少兵略带得意地对学生说起自己的博士生导师对待学生非常严苛,很多学生都有点怕他,但导师却对他很好,在彭少兵毕业找工作的时候还为他写了一封推荐信,彭少兵说:“那封推荐信把我写的太好,我看了以后脸都红了。”

彭少兵教授还不忘感谢当初推荐自己去加州大学的张启发院士,当时彭少兵想要出国深造,但他530的分数低于大学550分的要求,但加州大学相信张启发的推荐,彭少兵顺利出国深造。这份帮助他一直铭记在心。

除了在学业方面给予帮助的导师和学长,彭少兵对家人也身怀感恩之心。他讲到自己与妻子在美国结婚时,没有举行婚礼仪式,只请了一个牧师见证,在报纸的一个小角登了一个声明就算结婚了,前后共花15美元,但就是这简单的爱情,给彭少兵以后的人生带来了无尽动力,也最终成为彭少兵选择回国的原因之一。

稻人兴趣

除了忙不完的工作,彭少兵兴趣爱好也十分广泛,如网球、乒乓球等,他还得过学校组织的网球比赛冠军。高尔夫也是彭少兵钟爱的运动之一,回国后由于工作实在太忙,已有很长时间不碰球了,彭少兵打趣着说“看来只能等退休再打了”。生活中的彭少兵还是个乐于“追星”的人,他在国外时忙里偷闲,去NBA现场看过球赛,也去看过网球公开赛。在晒出自己与朱镕基总理、郎平教练以及袁隆平先生的合照时,脸上洋溢的也全是彭少兵小粉丝般自豪的笑容,彭少兵的追星之路也让他收获颇多。

“投入是唯一的方法”

彭少兵教授分享完自己的人生经历后,在场许多学生也提出了问题,彭少兵一一为他们作出了详细的解答。针对当前很多学生进入大学觉得十分盲目、找不到目标的问题,彭少兵给的建议是,不要太着急找目标、定位置,而是要先熟悉身边的环境,慢慢摸索,多做尝试,最终一定会找到自己的方向。当被问道自己是如何走出人生低谷时,彭少兵笑了,“我的人生没有低谷”。彭少兵刚到美国,语言不通,教学体制也不适应,或许在旁人眼里,这就是所谓的低谷,但在他眼里这都是最正常不过的,“这些都是我早就预料到的困难,算不得什么。”彭少兵语重心长的说:“真正的低谷不是因为遇到了困难,而是因为面对困难你的害怕和不肯付出。”至于成功,彭少兵表示:“投入是唯一的方法。”因此他要求自己的学生在平常学习生活中“一定要多看文献”,要“静下心来,花时间认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

最后植科院党委书记朱正宁真切交流了他听后的体会。朱正宁说自己十分佩服彭少兵教授的个性和“爱折腾”的性格。他说,与当下年轻人的个性不同,彭教授的个性在于他有良好的修养,内心充实且追求完美,不服输。而“爱折腾”则体现在彭教授的人生之圈上。朱正宁由此鼓励学生们不要因循守旧,要有不甘于现状的心和敢于质疑的勇气,相信彭教授的“稻人之道”一定会引领无数“小稻人”成就他们的精彩人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陈治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