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南湖视点 > 正文

张献龙:研究生是高校科研的第一生产力

核心提示: 首先,我们要清楚研究生的定义。“研究生”,第一属性是“研究”,第二属性是“学生”,要在研究中学习,在学习中研究。研究生一定程度上是准科技人员,是国家科技工作的主力军。我甚至认为,研究生是高校的第一生产力。纵观一流强校、名校,都靠高质量的研究生队伍和科研产出做支撑。

11月20日,副校长张献龙以“内涵发展”为主线,从强化服务意识、把握生源质量、构建新型师生关系、研究生分类个性化培养、统筹学生“事业”与“就业”等方面与记者谈了我校研究生教育改革与创新的设想。以下为采访实录(经本人审阅,采访人:学通社记者舒曼、黄奕睿,新闻中心记者陈治国)。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内涵发展的核心是提升质量

记者:请您谈谈,“内涵发展”对于研究生教育意味着什么,我们改革要达到怎样的目的呢?

张献龙:研究生教育事关国家科技创新,是未来国家科技力量的重要储备。“内涵发展”就是要稳定规模、调整结构、提升质量,核心是提升研究生培育质量,强化创新意识。

2014年硕士生招生计划达到50万余人,博士研究生招生计划7万余人,已能基本满足国家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要。但研究生教育发展仍然存在人才培养结构不合理、原始创新能力和动力不足、实践能力不强等问题。农业生产方式将逐步发展为以企业为主导的规模化、高效化、机械化、信息化的生产方式和管理方式。研究生培养也必须围绕生产的变化和社会的需求调整结构,研究生的课题也需要随之调整结构。

此次召开的研究生教育研讨会将“改革、创新、责任、质量”作为主题,以国家关于研究生教育改革的相关精神为出发点,结合我校实际,从招生制度、导师评聘制度、研究生创新培养平台建设、学术文化与育人环境建设、规范研究生教育管理、营造个性化发展环境等方面进行研讨,推行改革,致力于培养勇于改革、善于创新的研究生,让研究生能够自主地追求人生梦想。

发挥学校、学院、导师三个育人主体的作用

记者:今年国家研究生招生制度特别是推免制度发生重大变化,学校面临生源质量可能下降的问题。您作为一位研究生导师和分管校长,有着怎样的思考?

张献龙:毋庸置疑,生源质量是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根本保障。今年出台了国家研究生招生制度改革方案,学校、导师、学生一时间存在着不适应情况,出现了一定的生源与人才流失,学校和学院都承担着较大压力。但是这种改革是必然趋势,因为研究生教育是个性化培养,是导师和学生双向选择的过程,未来可能要把师生的双向选择作为一个发展趋势。

要吸引优质生源,必须发挥学校、学院、导师三个育人主体的作用。学校怎样构建一个便于学生科技创新和成长成才的平台,学院怎么制定更适合于研究生个性化发展、追求创新实现个人梦想的培养体系,导师怎样才能更加了解学生、结合学生的个性来设置研究生培养方案?这些都很重要。

首先,要营造一个使研究生感到在学校能充分发展的培养环境。我们希望知名教授能更多走到本科生中去,参与本科生教学,每个老师把自己的实验室向本科生开放,在本校学生考研之前,每个学院都能开展“导师介绍会”,这样学生能更加了解每个老师的工作,就能知道学校有很多国际一流的导师,这有利于留住人才。植科院推行的“硕彦计划”就是成功的例证。参加该计划、提前进入实验室的的研一学生苗玉焕,她在本科毕业答辩时就几乎达到了写高水平SCI论文的水平,连很多博士生都向她请教。

其次,要为研究生营造一个更好的生活条件。要把国家资助体系、勤工助学帮扶体系、学校的奖学助学体系、导师的帮扶体系等四个体系建立起来,不断改善研究生的生活条件,让他们无忧无虑地做科研,研究生心情舒畅了,科技创新能力自然就增强了。

此外,我认为,没有不优秀的学生,只有不优秀的导师。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一名学生,本科就读学校不是“211”大学,后来他成为张启发院士团队科研人员,读博期间在《Nature Genetics》上连续发表两篇高水平论文,这在我国研究生培养历史上是很少见的,他一毕业被学校聘为教授。这就不能简单解释为生源的问题了,反倒更加突显出导师培养、引导和学生后天努力的作用。

导师和研究生是伙伴关系,是科研共同体

记者:在研究生教育培养中,导师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研究生导师呢?

张献龙:首先,我们要清楚研究生的定义。“研究生”,第一属性是“研究”,第二属性是“学生”,要在研究中学习,在学习中研究。研究生一定程度上是准科技人员,是国家科技工作的主力军。我甚至认为,研究生是高校的第一生产力。纵观一流强校、名校,都靠高质量的研究生队伍和科研产出做支撑。

和本科生“点对面”的培养方式不同,研究生是“点对点”教育,因此,导师是研究生教育的主体,是“第一责任人”,作为导师应成为研究生生活的“引路人”、塑造品质的“工程师”、科学研究的“导航仪”,导师要着力培养研究生的思维方式、逻辑思维能力、创新能力、实践动手能力、科学的历史的艺术的鉴别能力、严谨的学风、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等等。

导师和研究生既是师生关系也是科研伙伴关系,是科研共同体,是教学相长的共同体。导师要能倾听研究生在学术上的想法,辨别出哪些地方值得创新和探索,并确定研究课题,和学生一起探索。目前我国研究生的培养往往是一个团队,在科研团队里,应做到“师生互为师”、“生生互为师”,这样才能不断迸发出创新思想。

我的博士生毕业前,我会安排半天时间研讨,他们将要给实验室留下点什么?他们要用PPT串讲在校期间的各种故事,为什么跌倒,怎么再爬起来?这对低年级学生有很好的引导作用。

导师要清楚的知道,成长成才是每名研究生、每个年轻人的梦想。当导师与学生观点不一致时,导师不能高高在上,甚至粗暴地管理学生,那些越是要努力维护自己的所谓“面子”和“尊严”的老师,到最后会越发没有尊严。导师一定要使研究生有弹性、有韧性,尊重学生的个性,科研伙伴应是同事关系,他们之间不存在上下级关系。导师要善于发现研究生科研的兴趣点、兴奋点,对于他们的“闪光点”,要及时发现表扬。

研究生的课程建设任重道远

记者:怎样改革研究生的课程培养模式?学校如何培养高质量的人文社科类研究生?

张献龙:课程建设是研究生培养的重要环节。研究生课程要重视前沿性、创新型、系统性,不仅要讲授已经成熟的知识,还应把最新进展、甚至是理论争议讲给研究生,开展讨论和思考。研究生授课中应注意启发式、探究式、问题导向式教学。我觉得,研究生的课程建设任重而道远,很多地方还须规范。

首先,应创新研究生课程体系,在结构上调整优化,要多开设学科交叉类课程;其次,要多开讨论课、前沿性课程,使研究生有辨析,用课程论文的形式培养学生的阅读、理解、思考、发现问题的能力;第三,要多开设实训类课程,为科研打下坚实基础。此外,还应加强高端设备的讲座性课程,不妨引进企业技术人员进课堂,一流的学术思想需要具备合适的材料和一流的设备才能实现。

有条件的团队还可增加文献阅读课程,文献阅读的质和量关系到研究生的培养质量,阅读起点要高,倡导交叉性阅读,拓宽研究视野。文献分为精读和泛读两类,我要求我的博士生精读300篇文献,泛读500篇文献。

同时,在研究生分类培养的基础上,学校须协调好理工科和文科研究生的协同发展,没有文科均衡发展的大学不是一所好大学。不能让理科、文科两类学生孤立起来,两者应彼此交叉融合。学校对文科研究生的培养应稳定规模、提升质量,对文科科研要有专项资金支持,使文科融入主流。我希望文科研究生能掌握更多一手数据,设计实验,充分调研,写出更多对国家政策、发展规划有建设性的创新文章,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创新目的。一个优秀的研究生做出的东西必须是原创性的、有思考的、有吸引力的,这样才能把学问做深。

读研究生读的是“事业”,而非“就业”的捷径

记者:应该怎样统筹研究生的业务培养与个人职业发展需求呢?

张献龙:高层次的研究生从一开始进入读研阶段,就应为了“事业”而读研,不是单纯为了就业而读研,你的事业发展曲线决定了你想去读研,要往更高的方向发展,这样才能形成高尚的事业观、人生观、价值观。研究生如果是为了今后的就业而读研,很难做出好的成绩。研究生分类培养是社会发展对人才结构需求发生变化的必然结果,学术型研究生走学术发展道路,偏重于理论和基础研究;应用型研究生偏重于实践应用,落脚点都是为了促进产业发展,为产业服务,两者都是为了应用,是统一的,只是在培养的侧重点上有所不同。研究生人才培养的目的是为了社会经济发展服务,从以上两类人才培养来讲,只是在课程结构、教学方式、论文选题上有所侧重,在质量标准上并没有差异,都应该是一流的,是高质量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陈治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