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华农人物 > 正文

【狮山之子】蔡鹏:勇于超越的“80后”博导

核心提示: 翻开蔡鹏简历,读者会发觉他有很多称呼:“学术达人”、最年轻“80后”博导、“优博”、“中组部万人计划首批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人选等等。荣誉背后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在资源与环境学院,记者采访了这位年轻的教授。当记者在楼道里拍摄科研墙上他的简历时,蔡鹏笑称:“那些荣誉早过去了,都是浮云!”交谈空间不足4平,彼此距离不过1米,蔡鹏时而环抱双臂,时而托腮思考,时而爽朗大笑,目光深邃、语速缓慢,讲述他的成长历程。

【人物小档】蔡鹏,男,1980年10月生,江苏泰兴人,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土壤学学科副主任,农业微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固定成员。2011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13年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首批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现任中国土壤学会土壤生物与生物化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北省土壤肥料学会第十届理事会理事。近年来主持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高等学校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专项基金、霍英东基金、教育部新教师基金、武汉市晨光计划各1项。2009年获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2010年获第二届中国土壤学会优秀青年学者奖,2013年获国际环境生物地球化学委员会Wolf Vishniac奖。迄今已发表论文50余篇,其中SCI论文42篇,作为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Water Research》、《 Environmental Pollution》、《Soil Biology & Biochemistry》等环境科学与土壤学领域顶级SCI期刊上发表研究论文23篇,影响因子累计82。

DSC07243

(文|校新闻中心记者 蒋朝常 学通社记者 李彤)翻开蔡鹏简历,读者会发觉他有很多称呼:“学术达人”、最年轻“80后”博导、“优博”、“中组部万人计划首批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人选等等。荣誉背后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在资源与环境学院,记者采访了这位年轻的教授。当记者在楼道里拍摄科研墙上他的简历时,蔡鹏笑称:“那些荣誉早过去了,都是浮云!”交谈空间不足4平,彼此距离不过1米,蔡鹏时而环抱双臂,时而托腮思考,时而爽朗大笑,目光深邃、语速缓慢,讲述他的成长历程。

“第一篇SCI,修改20余次”

1998-2002年,蔡鹏在我校资源与环境学院土壤与农业化学系学习。入学之初,他并不喜欢本专业,他认为,“这个方向太偏农了,听师兄师姐说毕业后都是‘卖肥料的’。”大三以前,蔡鹏对“农”没有深入接触,是一个典型的“随大流”分子。他羡慕同学们唱歌、演讲、跳舞、打篮球样样精通,于是他去图书馆找《演讲与口才》,对着镜子练口才,放暑假时把篮球带回家“暑训”,而这些在他看来都表现平平;他担任过班长、体育部部长,这些同样没有得到很高认可;他曾一度萌生从商的念头,并在校门口摆过地摊;他羡慕大公司的白领,也曾读过很多投资理财、企业管理方面的书籍。对这些尝试,蔡鹏说:“做得不好,很多失败和挫折,没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太多欣赏。”

不断寻找自己的兴趣点,蔡鹏尝试过多次也失败过多次,而他在评价这段经历时说,在不断调试中自己的综合能力和素质得到了提升,“也是一种很好的积累”。得益于当时推行的“三早”模式,大三时蔡鹏尝试早进实验室,慢慢观察之后他发觉其实“农”也有意思,自己很喜欢她的一个分支—土壤生物化学,觉得“有研究的味道”,越是专研越是喜欢。就这样,蔡鹏开始了他在华农长达12年科学研究生涯。

2002年6月,通过努力,蔡鹏顺利考取本校研究生,师从黄巧云。读研期间,随着对土壤生物化学与环境领域的了解和深入,蔡鹏越发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大的信心去钻研,而此时刚从日本游学归来的黄巧云也在默默关注这个年轻人,通过观察,黄教授发觉蔡鹏综合素质较高、有潜力,一段时间后更是将其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导师严谨的治学态度以及对弟子的悉心指导深深感染着蔡鹏,让他内心有一股强大的干劲。蔡鹏认为真真正正走上科研的道路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潜移默化、循序渐进,“当时黄老师刚从国外讲学回来,我很羡慕他,不仅外表‘光鲜’、谈吐自如,而且学术背景也不错。”就这样,蔡鹏越来越踏实,越做越有信心,路也越来越宽广。

实验田

博士阶段,试验田留影

“他是一个爱琢磨问题的人。”这是黄巧云对蔡鹏的评价。黄巧云一面不断打磨他,一面给他提供参加国际会议的机会,让他开阔视野、获取新信息,在一定积累后,蔡鹏鼓足勇气向黄巧云谈了自己的想法,他想写一篇自己研究领域的文献综述,黄巧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但这需要阅读大量的外文文献,对该领域有自己的看法。就这样,蔡鹏阅读了外文文献100多篇,通过归纳总结思考写成了自己学术“处女作”。自认为写得尚可的蔡鹏很快将文章给导师,没想到黄巧云花了2个月时间帮他反复修改将近20次才算过关,最终文章成功发表且成了蔡鹏的第一篇SCI。就这样蔡鹏的文章一发不可收拾,他接连发表多篇优秀论文,为其学术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蔡鹏特别感激导师黄巧云,“我是一个中等偏上的人,我最感慨的是黄老师对我一些研究思想的包容和支持。”有时自己的想法虽然很“天真”,但都经过深思熟虑,“我给黄老师出选择题,而不是问答题。”跟黄巧云谈论过设想后蔡鹏得到的回答往往是支持和肯定,于是蔡鹏没有了束缚,放开手脚大胆尝试。在黄巧云团队,蔡鹏是活跃分子,发表文章多,但黄巧云从来不添加自己为“通讯作者”,科研经费也大多由团队成员自己支配。对此,蔡鹏说:“黄老师的大爱、无私和正直,以及他对团队成员的包容与支持永远激励着我。”

在华农“蹭课”,到理工大“蹭实验”

蔡鹏用5年时间取得了博士学位,其毕业论文荣获了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蔡鹏优博论文研究的是关于细菌胞外DNA在土壤活性颗粒表面结合机制及其稳定性和生物活性,这是一个土壤学、化学、微生物等多学科交叉的课题,对于土壤学背景的他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学习这些学科的相关理论和技术,但是对科研的热情与探索欲没有让他停滞不前。为了探究出其中缘由,他主动问、主动学,至今生科院王革娇教授还记得,当时蔡鹏为了学习分子生物学技术,曾到她所授的班上“蹭课”。

当时华农还没有蔡鹏实验需要的微量热仪,只能去武汉理工大学“蹭”实验,由于仪器预约的人比较多,对方只答应给他做一个星期。为了高质量地完成论文,他每天清晨5点出发到理工大做实验,回到华农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习惯于“今日事,今日毕”的蔡鹏实验一结束就会到自习室处理实验数据,分析结果,并规划下一步实验,一丝不苟,一日不落。这期间,他主动和实验室老师讨论数据,分享科研成果,并与对方建立了友好关系,对方破例又额外给了他一个星期时间,实验数据得以完善。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蔡鹏觉得很有意义,“我跟他们特别聊得来,彼此成了特别要好的朋友,直到现在都还在联系。”

对于蔡鹏而言,成功很快很顺利,许多人都怀疑他有过高的能力和禀赋。他却笑答:“天赋自然很重要,但还得靠自身努力,我可能比别人爱思考、勤思考,选择了正确的研究领域、正确的研究方法。”“勤于思考、善于思考”是蔡鹏在采访中提到的最多的词汇,只有在思考中才能找到灵感。蔡鹏坦言他喜欢用交叉学科的思路和逆向的思考方法去研究问题,即使这种思考可能是没有结果。2013年9月,当得知邓子新院士要回母校并发表DNA生理修饰的学术讲座时,他立即与活动的主办方取得联系,主动要求要随车去接邓子新,“我在路上专门和邓教授交谈过,其实我们研究的内容并无直接联系,我所看重的不是内容,而是他科学研究的方法和思路。”

2014年韩国会议

2014年在韩国参加国际会议

在土壤形成过程中,矿物、有机物和生物相互作用形成具有三维空间组织结构、异质性、微生物定殖的生物地球化学界面,简称BGI。表征和可视BGI结构、阐明BGI形成和老化的影响因素以及发生过程已成为国际上土壤学研究热点和面临的挑战。然而,定量理解BGI在土壤功能中的作用需要应用多学科的方法,如先进的光谱、显微、断层扫描技术研究BGI组成和性质,蔡鹏及其团队运用理论模型研究BGI过程和功能,在不同时空范围内阐明土壤过程和功能的关系研究中屡有建树,蔡鹏在BGI的世界里也收获颇丰。2011至2012年蔡鹏在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做访问学者一年,期间与合作导师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并在环境领域顶级期刊《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发表论文一篇。为开阔自己的国际化视野,蔡鹏与国际同行积极交流,曾在美国、法国、德国、墨西哥、智利、中国香港等国家或地区参加国际会议16次。

“要求严格,但不妨异想天开”

严格要求、鼓励创新是蔡鹏培养学生的两大"法宝"。

从2007年开始,蔡鹏始终在教学一线,本学期,蔡鹏仍然担任了本科生土壤学、土壤生物学、硕士生环境界面研究法和博士生高等土壤学等课程教学任务。对于教学,蔡鹏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始终觉得,教学重在严格指导、讨论启迪。他的学生在评价他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严格”二字。“今天蔡老师叫你修改论文没有?”是同学们相互打招呼的“熟语”。他说,“论文发表是一件非常严谨的事,一定要经得起推敲,一篇论文起码要修改15次以上才拿得出手。”如今,他经常鼓励学生反复修改论文,提高写作水平,蔡鹏习得黄巧云真传,经常与学生一起讨论一篇文献,交流对某项实验的看法。

带学生实习

带学生野外实习

让9名硕士、4名博士津津乐道的,莫过于蔡鹏指导实验的认真与细心。提起蔡鹏指导学生实验,博士生赵文强有大一堆说不完的话,“蔡老师对实验有敏锐的洞察,而且他做实验很细心,对科学问题有独特的思考”。赵文强读博时第一次做的实验是有关细菌在矿物表面吸附作用的研究,那次试验他自己闷头做了8遍,却还是得不到有效的数据,他百思不得其解,无奈之余他去找蔡鹏交流,蔡鹏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并提出了改进“对照试验”建议,赵文强顺利完成实验。

蔡鹏给自己分配了一个任务,每周必须抽出时间和所带的每一个研究生坐下来好好交流1个小时,有时在教室,有时在实验室,有时在回Seminar的路上,有时在学生喜爱的“咖啡厅”。所谓“咖啡厅”,原本只是资环楼五楼走廊靠窗的一个小角落,因为蔡鹏的创意而有了如今的模样:一扇可以隔音的玻璃门,四张舒适的皮沙发,一个玻璃茶几。在这样的舒适环境中和导师面对面交流让同学们感到非常难得。在这里,蔡鹏利用一杯咖啡的时间了解学生的兴趣,挖掘他们的潜力,然后将学生引往适合的方向。同学们都说:“其实谈话交流其他老师也有过,但蔡老师坚持得最好,每周每个学生1个小时,一周至少10个小时,雷打不动,其他实验室的同学非常羡慕我们,因为我们可以和导师一边喝咖啡,一边谈学问。”通过“喝咖啡”,蔡鹏对同学们的研究情况进行梳理,并分门别类予以指导。“按照优博的标准来培养博士,按照优质发展的需要来培养硕士生,希望他们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几年时间,蔡鹏的学生也相继毕业,方林川读博期间发表7篇SCI,现就职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3年入选“香江学者”计划;赵文强发表过4篇SCI,在法国完成博士后研究后,现就职于成都生物研究所。

博士生毕业

和毕业博士生合影

蔡鹏鼓励学生创新,开动脑筋提出新思路、找到新方法、解决新问题,他经常说:“我的确对学生要求很严格,但我鼓励他们奇思妙想,没有异想,哪有天开?这并不矛盾。”课堂上,他会给同学们播放一些科研研讨会视频,帮助学生拓宽眼界鼓励大家关注科学前沿。蔡鹏的课上经常有一些不速之客—“蹭课族”。正在读研二的于雄军便是这样的学生,“蔡老师的课堂生动有趣,比如他会就一个问题进行跨学科的延展,他会将其它学科的一些思想和理论应用到研究土壤微生物上。他还会向学生们讲述欧美大学做实验的科研思想。我觉得这位教授很有创新精神。”

“非一般的信任”

对科研要求几近“苛刻”的蔡鹏在学生心目中有还有另一面,“其实是蔡老师是一个很有爱的人。他关心学生,珍视师生情分。”担任本科生班主任期间,他总会留心观察班上同学,对“问题学生”及时谈心开导。他在学生身上倾注了满腔的爱,正是这份爱让同学们选择了继续跟随。蔡鹏班上4名同学读研时依然选择了蔡鹏。本科毕业时,蔡鹏会在百忙中抽出一整天的时间陪他们拍毕业照、准备毕业晚会的节目,帮着剪辑节目视频。“蔡老师年轻,有冲劲,我们都愿意将自己的未来和前程托付给他。”张峻清打趣地说,“我们对他是非一般的信任。”

蔡鹏对待生活的态度是:“晚上尽量不加班,周末一定要陪孩子。”家庭是蔡鹏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他热爱自己的家庭,因为那是他最温暖的依靠,他体贴妻子,爱护女儿。科研家庭两不误,他认为科研是讲求效率的,一味地耗时间并不能提高效率,“爱家与工作不冲突”。学生口中的“爱家好男人”,同事眼中的“模范丈夫”、“模范父亲”,人们常说做科研要耐得住寂寞,家庭就是蔡鹏战胜寂寞的力量源泉。

DSC03167

和女儿在一起

2012年,作为青年教师代表,蔡鹏应邀参加了学校的“青年联合会”,作为“轮值主席”,他积极促成青年教师的交流和沟通,并通过“清涟论坛”结识了一大批青年朋友。在主持第二届跨学科交流会时,他邀请了来自武大、地大等兄弟高校10余位优秀青年专家一起探讨相关领域的合作。“他们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去学习的地方,我们不但有学术上的交流,生活上我们联系也很紧密。”“清涟论坛”期间,蔡鹏穿插于代表之中,忙得不亦乐乎,他总是笑称:“忙点好,多快乐呀!”

读大学时就练就了一身运动“细胞”的蔡鹏很注重劳逸结合,“让大脑空白,让肌肉放松,科学灵感会在运动中迸发”。爱好篮球、足球和跳舞的蔡鹏每一有空就要约实验室的老师、学生去运动一下,心情愉悦地去,满怀放松地回。他的学生说:“蔡老师喜欢在运动中释放心灵、缓解压力,这是他热爱生活的方式。”

“我的科研之路才刚刚起步”

“不管外面形势怎么变化,只要坚守自己的岗位,坚持自己的方向,坚定自己的信念,梦想就会慢慢实现。”面对变化很快的外部环境,蔡鹏觉得,需要保持自己的方向,把握住自己的人生,这样才能有所发掘。自己走过的路其实很普通,就是一步一个脚印,科学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只有去多实践、敢尝试。

DSC_5075

“我的科研才刚刚起步”

也许在外人看来,蔡鹏科研之路非常顺利,可在他自己看来,如今的他科研之路才刚刚起步。面对这漫漫科研路,他的想法是坚持自己的梦想,脚踏实地的做好工作,永远保持一颗向上的进取之心,荣誉来了更好,没有也无妨。当积累了教学和科研上的经验,通过艰苦奋斗,他赢得了充足的科研经费。如今的蔡鹏可谓“兵强马壮”,他和自己带的13名研究生和1名博士后组成了一支科研团队,“现在才是尽情地释放科研激情的最佳时期!”

一路走来,蔡鹏感触良多,“我会一直保持一颗上进的心,踏踏实实走下去,梦就在前行的脚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蒋朝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