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电子校报 > 正文

[校报493期]“舌尖上的浪费”之情态笔录


 “我喜欢番茄炒蛋的味道,但我不喜欢吃番茄。”橘园食堂,黄奕钧打了一份番茄炒蛋,留下了番茄。番茄炒蛋在食堂算作荤菜,价格比一般素菜要贵些。打了番茄却不吃,不但浪费粮食,还多花钱。
  桃园食堂的姚主任透露:“(桃园)二楼每餐有 3000-4000人次就餐,一楼午餐可达到5000人次。“我们每天大约能产生6-8桶潲水,每桶带上汤水的话可能有上百斤。”如果这些粮食没有被倒掉,那么按照桃园一楼自助餐的收费标准(每两1、2元)、带上汤水按照每桶一百斤计算的话,桃园每天大概会浪费7200元到9600元人民币。每天白白流失的资金几乎可以够一个本科生一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了。
  2013年国务院一号文件指出:我国农产品需求总量刚性增长,我国的粮食需求量不断增加。2013年3月21日,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在高等学校开展反对餐桌浪费专项行动的通知》,以杜绝高校食堂浪费,持续推进“光盘行动”。
  湖北省政协副主席郑楚光先生在他的提案中多次提到粮食浪费问题。他曾以武汉某高校为例:“该校数个大学生食堂倒掉的饭菜总量为学生买饭菜总量的28.3%,约三分之一。全国各类集体食堂每年至少倒掉了可养活3000万人一年的食物。”毋庸置疑,高校食堂的确存在较严重的浪费现象。
  那么,造成食堂浪费的原因究竟何在?为此,记者在我校桃园食堂、荟园食堂、梦泽园进行了一系列的走访调查。

  不愿被等,匆忙进餐
    大学里,很多学生会选择结伴去食堂吃饭。如果你的同伴都吃完了只等你一个人,你会怎么办呢?
  杨丹妞同学是执勤队的女生,每次和执勤队的同学们一起吃早餐时总会慢于其他人。“大家吃饭速度都很快,每次我心里都挺别扭的。一方面很想自己慢慢吃,另一方面,又不好意思让大家等我。”
  程彬长同学说:“记得有一次中午时候和三个女生一起吃饭,她们都吃完了就等我一个,当时很窘迫,不得不赶紧吃。”
  “难道是我吃的太多了吗?”食科院萧爽同学甚至会这样想。这种情况下,她通常会和大家一起走。
  3月3日,《武汉晨报》一篇题为《高校食堂人均浪费二两,师傅个个喊“心疼”》的报道,提到了我校桃园食堂的浪费情况。武汉晨报统计了360名学生,发现约七成人的餐盘里明显有剩饭菜,其中66人的“剩量”超过半碗,而“光盘”的学生仅占3.3%。(见饼状图)同伴都吃完了,自己“不好意思被等”,于是选择“赶紧吃”或者“直接走人”。在这种行为选择下,“高校食堂人均浪费二两”的状况由此凸显出来。结伴用餐,结伴离开似乎成了同学之间处理等与被等关系的默契的选择。韦伯说,群体内部共同的行为准则具有一种权威的“正当性”,这种正当性驱使人们去理解和服从这一准则。一旦被集体落下,被剩下的那个人往往会努力和其他人保持“步调一致”。“光盘”也就难以做到了。

  习惯剩下点儿
    “你通常什么情况下会剩饭菜?”当我们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收到了各种各样的答案:“菜不好吃”;“饭有时夹生,有时结块”;“有时候上完体育课太累了,没食欲”……但是桃园食堂负责潲水回收的阿姨却这样说:“有一些同学总要习惯性的剩下点儿,都是花父母的,不知道生活的辛苦。”
  清瘦小巧的家梅最喜欢桃园一楼的自助餐。她喜欢端二两的米饭,可是总会剩一点。每餐的结束语一般都是“筷子夹也夹不起来了,算了。”有时候,她会选择带走,一般带走以后,她会坐在电脑前,播着喜欢的电视剧,边吃边看。一般会剩下小半碗。“饭都凉了,吃不下。”
  上学期考试周时,由于压力过大,她几乎每餐都会剩下五分之一。这是家梅的好朋友徐同学对她饮食习惯的描述。
  可见,有一部分浪费是主观性的。但不得不说,毕竟还有一部分同学是“光盘一族”。
  “其实如果我们每次打饭前的两分钟自问一下自己饿不饿?就知道该打多少饭了。”“光盘族”的程彬长这样说。“毕竟我们是学生。”
  “有时候自己想吃的饭菜没有了,又不想排队,我就会选择一些‘替代饭菜’,虽然不想吃,但是还是基本上可以‘光盘’”。程彬长说。
  作为第二选择的饭菜往往得不到同学们的正确对待。如果你打了一份不太喜欢的饭菜,你会怎么办?
  记者随即采访了外国语学院的薛梦同学。“这样肯定有些扫兴,”她说,“我一般会浪费一些,我也不想啊,可是实在太难吃了。”
  “现在的孩子都缺少一种节约意识,我们小时候长辈们经常给我们讲自然灾害时候吃不饱肚子的故事。”文法学院的许彩丽老师说。“我的女儿现在就在背《悯农》,希望可以从小就培养起来她的节约意识。记住了‘光盘’,才有可能做到。”  

    聚餐少打包:行为比较普遍
    在校内,同学们一般会选择在荟园食堂三楼或梦泽园聚餐。聚餐后剩下的饭菜,你们会打包吗?记者就此问题,在梦泽园进行了随机采访。
  “有些菜打包回去也没法儿吃啊。”09级同学樊海龙这样说。当时他正和同学们一起聚餐,旁边的女同学说道:“如果剩下的是我们喜欢吃的,我们可能是会带回去的,不过我们喜欢的菜一般都剩不下来。”
  “我们一般一群人出去不可能打包的。”前来就餐的陈同学表示,“不过我们一般都会量力而行,一个人点一个菜的样子吧。”
  梦泽园服务员小徐说:“一般来说,我们周五下午和周末的生意会好一些。聚餐高峰的时候,我们一天能有6、7桶垃圾的。”可见,梦泽园周末聚餐的浪费现象还是存在的。
  那产生的浪费食堂会如何处理?有没有人提醒同学们剩饭打包?荟园三楼收银员万女士说:“浪费现象还好,大多数学生点菜都会量力而行,服务员也会适时的提醒。打包所需要的饭盒只要不超过三个,我们都会提供免费的打包服务。”不过,我们并没有看到明显的关于打包的情况说明。随机采访的同学中,大多数表示对此不知情。
  通过定点观察,记者发现部分同学还是不太喜欢打包。一群人聚餐时候,要是没有人提出打包的要求,基本上很少有同学主动提出打包带走。
  “一群人出去吃饭是不打包的,”从陈同学的话中,可以看出学生聚餐时一种比较普遍的行为选择———不打或很少打包。集体聚餐时,同学们会不知不觉受到群体带动,无意识的与其他人趋同,不自觉的选择不打包。“太麻烦了。自己打饭的时候打包带走觉得正常,大家一起就习惯不打包了。”史同学说。
  (应受访人要求,部分人称为化名)


梦泽园餐厅,一碗剩饭堆放在餐具回收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胡今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