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南湖视点 > 正文

教师患尿毒症抱病教学 三尺讲台上拓展生命宽度

“山道弯弯,崎岖狭窄。它从山里一直通向山外,连接山里山外两个世界。我啊,愿做那吹笛的人,将牧童引向山外……”这是南京市六合区竹镇中日友好希望小学教师徐其军散文《笛》中的一段。这不是徐其军一时兴起的抒怀,而是他对乡村孩子许下的诺言,即使面对死亡,这份承诺依然不会改变。

患病老师左手写字

黝黑的面庞,略带腼腆的微笑,眼前的徐其军有着普通乡村教师的一切特质,但在许多孩子的心中,他们与徐其军的关系已经超越师生,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记者在竹镇中日友好希望小学采访时,正碰上徐其军教过的几个学生来探望老师,刚升入高一的章连明至今记得小学三年级第一次见到徐老师的情景,“这个戴着酒瓶底眼镜的老师说话幽默风趣,他的课有意思极了。”后来章连明有了一个新发现:徐老师一直在用左手写字。写得好看吗?“不好看。”章连明笑着摇了摇头。后来章连明和同学们才得知,他们喜爱的徐老师是一个病人,是一个患有尿毒症的病人。当徐老师用左手写字时,他的右手正捂着隐隐作痛的腹部。

婚检时查出尿毒症

如果不是这场大病,现在的徐其军也许依然是一名默默无闻的乡村教师。

1997年从师范学校毕业后,成绩优异的徐其军放弃了继续深造、可以留城的机会,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家乡六合,不仅如此,他还主动要求回到南京最北部、条件最差的村小——枣林小学,最终,徐其军被分配到了泉水小学。2000年,徐其军终于如愿以偿,回到了自己的母校——枣林小学。

2002年,徐其军迎来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他要做新郎了。可谁也没有想到,婚检时徐其军竟被诊断患有肾病且并发尿毒症,而且由于基因特殊,很难找到匹配的肾源,眼看着25岁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我一直梦想着做一个好老师、好丈夫,这一纸诊断,我的梦全毁了。”从幸福的顶端跌入痛苦的深渊。那一刻,徐其军想到了放弃。

拖着病体重返讲台

徐其军把自己锁在屋里,将多年积累的读书笔记、发表的文稿、获奖证书付之一炬;在痛苦的抉择中,他忍痛与未婚妻解除婚约……

似乎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安静下来的徐其军心中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就这样等待死亡的到来吗?理想还没有实现,就这样放弃了吗?“不!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但可以选择对待命运的态度!我无法延伸生命的长度,却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

同年11月,短暂消沉后的徐其军似乎再次焕发神采,他拖着病弱的身躯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他又回到了朝思暮想的枣林小学。但狰狞的病魔从未停止脚步,每天服用的药物致使徐其军的听力、记忆力不断下降,头发开始大量脱落,以前十分简单的起床也变得力不从心,从家到学校的四五里路他要走上近1个小时……即便如此,徐其军依然顽强地与病魔抗争着,一周19节课,一节都没有耽误过。

2006年,吃了四年药的徐其军终于开始接受系统的正规治疗。当医生让徐其军选择血透还是腹膜透析时,徐其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腹膜透析。虽然血透的效果好、副作用小,但每次透析都必须去医院,腹膜透析虽然容易感染,但却可以自己完成。每次做腹膜透析,徐其军都要将两公斤的药水注入体内,休息一会就拔掉针管去上课,上完课再把代谢出的血水放出来。这种一般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徐其军每天都要经历两三次。

大方老师其实很缺钱

采访时,章连明和其他几个一直围在徐其军身边的孩子让记者有些奇怪,徐其军是小学老师,这些高一的孩子怎么和徐其军如此亲密呢?后来记者才知道,这几个孩子都曾是徐其军在枣林小学的学生。徐其军知道家庭拮据的艰辛,从他工作开始,就开始关注班级里家庭困难的孩子。给他们买辅导材料,给他们买新衣服,在这些孩子的心中,徐老师不仅是他们的老师,更是他们的亲人。

“我原来以为徐老师很有钱。”当唐叶芳第一次走进徐其军的家,看到几间普通的平房和简陋的陈设,她才知道,徐老师的家里并不富裕。但这并不妨碍徐其军对学生的关爱,“我们几个今年升入高中,暑假里徐老师特意带我们到南京的新华书店买了辅导材料。”许世圆告诉记者,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徐老师为他们选购辅导材料。孩子们也许不知道,徐其军依靠药物治疗的那几年,每月千把块钱的收入绝大部分都用来购买药品;孩子们也许不知道,这个在他们身上花钱大方的老师,一度很缺钱,而且缺的是救命钱。

成功进行换肾手术

经过三次配型,今年3月徐其军终于等来了合适的肾源,并成功地进行了换肾手术。“也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竹镇中日友好希望小学校长李德友说,与徐其军同时手术的6人,目前已有4人出现排异反应而重新入院治疗,而徐其军目前正在稳定地恢复中。

2007年学校合并,原枣林小学并入现在的竹镇中日友好希望小学。李德友告诉记者,现在徐其军主要在教导处协助工作,但农村学校教师原本人手就比较紧缺,如果有老师外出参加培训就会有空缺,这个时候徐其军不是让其他老师顶上,而是自己来授课,“徐老师综合素质非常强,语数外、音体美,样样拿得起。”

是的,徐其军就是如此迷恋着学校,迷恋着那三尺讲台,迷恋着孩子。“有人说,我为孩子们做了很多,但我知道,是因为我离不开他们。”徐其军说,是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鼓起了自己活下去的勇气,因为感觉到被孩子们需要,才有了自己生命的力量。(记者 薛玲)

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11-09/08/c_122004375.htm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晓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