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电子校报 > 正文

金: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2009年末特刊·五色瑰奇】


金: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

    编者按:金色给人丰收的感觉,代表着温暖与幸福。大学文化的落脚点就是形成认同感,给人幸福。因此,特刊以金这种辉煌色压轴,因为面向未来,文化层面的竞争将是高校竞争的焦点。110年校庆极大提振了我们的文化自信,出版的系列人文典籍不过是在重新整理归纳这种自信;顺势推出的大学文化与大学精神研讨会,讨论的是文化自觉问题,这种自觉里需要每个人自我表达和努力,即“我们”意识。2049年,151年的大学精神地图会如何绘制?答案当然只能留给未来。

大学文化与精神研讨会:“共同空间”的“我们”意识


      年底10天之内,连续5场全校范围的专题研讨会,最后以一场全校最高规格的大学文化与大学精神研讨会作结。12月30下午2:30,国际学术交流中心一楼报告厅,“大学文化与大学精神”研讨会隆重举行。会议现场,鲜花怒放,“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大力推进文化建设,为建设特色鲜明的研究型大学提供强大的文化支撑和精神动力”的横幅鲜艳夺目。来自全校各单位200余名代表围绕大学文化、大学精神、学校发展、个人成长进行了深入交流研讨。
      华中农大的师生从未如此集中的关注大学文化与大学精神,关注影响学校发展软实力的“共同空间”。
      2007级动物科学6班的习淯几乎全程参加了所有的研讨会。21日下午,在生科楼103教室就“大学文化与大学精神”话题展开的讨论让他印象深刻。他听到嘉宾谈到生活在校园的幸福感时,工程院机制专业的王磊的发言:“学校的空气很好,毕业的师兄告诉我,工作后就再难找到能呼吸到这么好空气的地方。”习淯很赞同这种“幸福感”,他对现场的许多话题都很感兴趣,他感受到现场师生一种强烈的自我意识表达的渴望。
      有分析人士称,习淯这种自我意识以话题选择有关系,也以讨论形式选择有关系。师生现场自由表达意见的“共同空间”,今年4月份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中,“学校科学发展靠什么”解放思想大讨论首次推出了这种借鉴了电视谈话节目某些做法的活动形式。
      宣传部副部长吴义生在接受学通社专访时说:“这种形式可以更好地调动广大师生以‘我们’的意识,积极主动地参与讨论,在这里,氛围是自由的,思考是理性的,对话是平等的,效果是积极的。也许,尽管大家的发言不一定都是精彩绝伦的,但我相信一定都是发自内心的。”
      随后,学风教风、学术文化、校园文化建设和后勤服务文化等主题研讨也以“共同空间”的形式渐次展开。
      这次研讨会,是全校师生加强文化建设、提升校园文化品位的强烈要求,也是多年以来学校重视文化软实力建设,打造文化校园战略的一个缩影。
      2007年学校第八次党代会把加强校园文化建设,提升学校文化软实力作为重点推进工作;2008年学校暑期中层干部培训班上,学校把校园文化建设与学科建设、人才队伍建设同列为重点研究内容;今年学校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更是把校园文化建设作为影响学校科学发展的重大问题之一列入七大调研专题,在整改方案中对加强和改进校园文化建设提出具体的部署和要求……
      一系列研讨大会的目的,就是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总结校园文化建设建设经验和成果,分析存在的不足,探讨新时期校园文化建设新思路、新举措,为建设特色鲜明的研究型大学提供文化支撑和精神动力。
      在12月23日下午的学风教风内涵、特色的专题研讨会上,习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这么多的名师、“牛人”。有30多年教学经验的国家教学名师郑用琏教授是习淯仰慕已久的老师,他在会上的发言让人印象深刻:要用“三情”即热情、感情和激情对待学生。“三情”还不够,“三心”于是上场。文法学院钟涨宝教授提出,教师必须具备“三心”:责任心、爱心和热心。有此三心,方能育人。全国师德先进个人王石平教授和园艺林学院蔡礼鸿教授都指出了当前学风和教风中的浮躁问题。习淯深有同感,自己现在总是觉希望更快下课,更快毕业,甚至想到更快找工作。听老师们一说,躁动的心还是需要静下来了。
      在随后的学术文化建设与发展的研讨中,习淯进一步体会了浮躁之气的危害,坚定了立志学术研究的决心。在开放式研讨中,学校相关单位领导、长江学者、博士生等围绕“学术文化的内涵、特征、表现形式”,“学术道德在学术文化中的地位与作用”,“我校学术文化发展现状与特征”等开展了深入探讨。关于“学术道德”的讨论激烈,长江学者匡汉晖表示学生考试舞弊都可纳入学术不端行为。当谈到学术氛围营造中,最重要也是最缺乏的是独立的思考和自主品格时,习淯十分激动。他看到现场很多人都在点头。相信科学,追求真理,同时不要迷恋权威深深烙进了与会者的心中。
      最让习淯感兴趣的是关于校园文化活动的一场讨论。这场讨论着实热烈,形式多样,收获颇丰。这绝对是一场令人耳目一新的文化研讨:合唱团表演拿手曲目,小提琴演奏穿插其间;发言人言辞恳切,直陈校园文化活动中的困境与思路。
      习淯也有遗憾,因为参加同时举行的学风教风的研讨,他错过了12月23日“后勤服务文化与大学育人”的讨论。习淯并不太懂“服务育人”的内涵,但他喜欢这个表述。他希望高校后勤文化能真正“以人为本”,从细节做起,“人人都是育人环境,个个都是学校形象”,真正去潜移默化地感染人。
      研讨落幕,校园归于平静,大学文化却远非几场研讨会就能解决问题。党委副书记唐峻说,从大处着眼谋文化,在小处着手办文化,做一个有文化修养的人,通过“校园文化”建设打造“文化校园”。同时,这种使命感是面向社会的,具有开放性,要拥有全球视野,真正引领社会文化发展,做先进文化的传播者。

“大学文化与大学精神”研讨会论文汇编集封面

 

一场跨年度的文化“漫游”


      12月21日下午,山城重庆沙坪坝,重庆大学出版社小楼里一间破旧的编辑室内,年轻的编辑朱开波的电脑屏幕上,QQ不停的闪烁。通过光缆,一本名为《漫游中国大学·华中农业大学》书的清样图,瞬间传到了千里之外的江城武汉华中农业大学校报编辑部。
    由教育部指导编辑的《漫游中国大学》丛书华中农业大学分卷进入了校读阶段。重庆大学出版社和负责撰稿的校报编辑部之间,通过电话、网络,已经有了很多个这样的来回。
    14:51,学校确认了最后的清样。丛书的责任编辑朱开波回复了这样的文字:“说实话,我是被你们的敬业精神感动了,从来没见过哪个学校,这样精打细磨一本书,我感动……”
    在此之前,《漫游中国大学》丛书已经出版了15个大学的分卷,其中多是湖南大学、南开大学等“985”学校。在华中农业大学分卷准备付梓之际,武汉大学、中山大学等学校的书稿已经酝酿了3年之久。
    《漫游中国大学·华中农业大学》的问世也耗历时一年多,跨越08、09两个年度,10数人分工协作,最后完成了一部20万字的书稿,其中一半是图片,好似与华中农大110余年厚重的历史与诸多人物进行了一场对话。
    “漫游之旅”源起于2008年5月。宣传部同志一次赴重庆出差,重庆大学宣传部赠送一本《漫游中国·大学重庆大学卷》,装帧精美,文笔流畅,围绕学校悠久的历史、杰出的人物、丰硕的成果、美丽的校园等四个要素进行“漫游”,集史料性、人文性、可读性、实用性与一身,可用于对外交流、文史研究资料参考、师生爱校荣校的推荐读本。
    他们立即与丛书组编单位中国教育报刊社张鹰老师取得联系,详细了解了这套丛书的情况。随后,向校领导李忠云、邓秀新及分管宣传和校园文化的党委副书记唐峻作了汇报。校领导高度重视,当即决定参与丛书编写,划拨专项编写经费,拟定于2009年底完成。
    2008年9月,宣传部一行3人赴舟山参加了漫游中国大学丛书编写研讨会。会上,他们了解了出版发行的流程细节,坚定了编写一部高质量的校史校情与对外交流读本的信心。
    11月,写作班子正式组建,收集材料,筹备书稿事宜正式启动。2009年5月,在彭光芒主持下,经多次讨论,决定采用“以史为线,以线穿珠”的结构方式,并确定了本书基本框架。
    “以史为线”是指以校史为基本线索,按时间顺序组织材料;“以线穿珠”是指按历史线索,选择有典型意义的人和事,串接成文。基于面向学生和公众的校园文化读物而不是文献著作和校史专著的定位,书稿选择人物和事件力求贴近学生和公众,叙述力求客观生动。对人物和事件的选择、取舍和文本处理,仅反映针对特定读者所设定的编写视角,无关学校对校史人物和事件的评价与态度。在尊重基本事实和基本逻辑的前提下,在某些场景的再现和还原方面作了适度的叙述修饰,以这符合此类读物的写作原理和惯例。与此同时,以校训“勤读力耕,立己达人”为立意主旨,按“耕读”精神在学校的源起、发展、创新的内在逻辑,将书稿分为三部分的布局也已明晰。
    这是迥异于已经出版的15个大学分卷的结构。如何把一本校园文化书籍写的没有宣传材料味,又如何在平衡各种关系,这对写作团队而言是一次大的挑战。2009年暑假,写作团队基本没有休息,初稿于7月中旬出炉。旋即,范敬群对初稿进行细致修改和文字润色,此后又作了三次大的修改。9月,彭光芒、魏友伯赴《漫游中国大学》丛书的唯一出版单位重庆大学出版社商议本书出版事宜,此后又多次和丛书执行主编、中国教育报刊社张鹰老师联系。10月,张鹰来到学校。
    张鹰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校园,但怎么修改书稿却始终困扰着他。这种按时间脉络进行,平行安排学校人和事使得初稿具有某种纪录片解说词的味道。张鹰决定,要完整保留结构和语言上的独特风格。因此,他以外来者的视角,只对书本中不明白的地方提出疑问和建议,而修改仍由学校完成。整整一个星期,张鹰倾注了大量心血。11月15日,书稿交由彭光芒通稿。为精益求精,在原先预定为3天的国交404房,彭光芒“闭关”整整一周,对书稿内容和文字作了很大修改,并重写了部分章节。11月21日,书稿初定。与此同时,各章图片的整理工作也同步进行。为了能在新年前出版,拿着初定的书稿和选定的图片,范敬群旋即来到重庆督促排版。一个周后,书样基本成型,审校的工作迅速展开。此时,一个新问题出来了:书中涉及到国家领导人的图片,需要做重大选题报新闻出版总署批准。如果走这一程序,至少要两三个月时间。
    华中农业大学认真的工作态度感动了出版社。朱开波12月初举办婚礼,办酒席的当天他还在安排申请书号的事宜。他想到一个节约时间的办法:只要找到图片在正式或内部出版物用过的依据,就不必如此繁琐。
    解决了书号问题,剩下的就是减少差错了。为了节省时间,也犹如护犊情深般,书稿创作团队把原本属于出版社职责范围所在的3校工作承揽了一部分。双方的合作并非一开始就顺利:开始学校提出的修改意见足有8页之多,此后,排版的工作人员未能完全更正校对意见,范敬群甚至着急的与朱开波吵了起来。
    12月27日晚21:45,当第一批《漫游中国大学·华中农业大学》带着墨香送达华中农大的时候,一场跨越2009年度的文化漫游之旅终于圆满,与此同时,另一场文化跋涉也随之开始。
    翻开《漫游中国大学·华中农业大学》。陈至立为丛书作的序后,是校党委书记李忠云为本书作的序。这是一篇极富个人化语言色彩的序,“翻开这本书,你就推开了一所大学的无形之门,开始了对一座学术殿堂和人文苑囿的神游。”“漫步在这所大学,我们会听到她铿锵的足音,感到她蓬勃的活力;而读完本书,我们又会禁不住掩卷长思。”“答案或许就蕴含在本书的字里行间,等待着每一个读者做出自己的诠释。这也就是对一所大学阅读式漫步和漫步式阅读的文化意义所在。”
    12月28日上午9时,第一批读者对本书给予了反馈。发展规划处沈振锋说,“全书在人物的取舍上更注重那些拥有伟大学术思想的科学研究者,突出的是学术意味,而崇尚学术正是大学应有之义。叙述者试图将学术泰斗的成长放到学校发展和时代进步的框架中去考察,表达华中农大人、学校、国家与时代三者之间发展的某种逻辑关系。这个非常难能可贵。”校办余斌说,“丛书着力挖掘‘耕读’精神的成长脉络,既有大家高山仰止的事迹,也挖掘了普通人的鲜活故事。读起来很过瘾。”

《漫游中国大学·华中农业大学》封面

 

《漫游中国大学·华中农业大学》版式图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黄龙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