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电子校报 > 正文

红:爱国主义的伟大传统【2009年末特刊·五色瑰奇】

 

红:爱国主义的伟大传统


    编者按:红是爱国,是革命,是喜悦。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深入开展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9月底,“歌唱祖国”全校大合唱的满场红成为这一年最打眼的色调。这一年里有太多的纪念活动:投入大量的精力在讨论学校科学发展的问题,以师德师风为突破口的教职工思想政治教育正在深入进行,以科级干部培训为代表的关注青年教职工的成长让人鼓舞……选择校报的一个栏目和彭良才教授的国庆观礼经历切入,一个甲子的岁月流转,我们能够感受到学校时刻与国家命运和时代发展同声共息的伟大爱国主义传统。2049年,红色中国成立100周年,在我们这所学校里,将会有更多诠释“爱国”这个伟大传统的感人故事。


赤子心:一个栏目的爱国主义叙事


    “赤子心”是校报2009开出的一个栏目,全名为“赤子心·归国教授记事”。全年开出了8期,每期所在版面大致固定,每篇报道篇幅相当,字数控制在2500字以内,一般配发图片两张。
    无论是从栏目持续的时间、报道的篇幅,还是从报道的对象来看,这个栏目都是一年只出20期的校报的“大制作”:去年年底开始策划,年初启动,栏目几乎贯穿2009年始终。这个栏目最后归纳在“鼎盛中国 辉煌狮山”的大主题下,成为校报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系列报道中最重要的栏目之一。
    推出这样的主题不难理解:新中国成立60周年。难点在于:在经历了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纪念的2008年后,校报该如何来进行这样宏大命题的叙述?校报负责人称: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还是要抓住最为核心的 “爱国”两个字。反观校报的新中国成立60周年特刊,主题就是“60年华中农大人的爱国实践”,这种实践体现在具体的人的行动,比如前辈学人的回国。这些具体行动的背后,反映的是学校办学过程中伟大的爱国主义传统。
    在2月28日该栏目的第一期编者按中,校报作了这样的说明:“在共和国走过一甲子岁月时,‘赤子心·归国教授记事’要表现的正是这些值得尊敬灵魂跳跃的赤子之心。”栏目报道的对象在学校声名显赫,直到今天,华中农业大学仍然受惠于这些早期归国学人们的努力,但这些故事的细节已经逐渐被岁月所湮没,必须时时擦拭才能见其光芒。
    这些人的故事,讲述的其实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当国家积弱民族垂亡,爱国是时代的需要,是每个人的必然选择。
    从清末公派留学开始,到1950年代稍歇,处于大动荡中的祖国宛如磁石一般,一大批留学欧美的学子先后回国。尽管心目中理想的中国形貌体制并不相同,但报国之心相同。他们带回了各种思潮,为近代中国的现代化努力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这股归国洪流中,有一批学人辗转来到湖北,与湖北省立农学院及其前身和武汉大学农学院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些人中,有些名字已经因为时间关系而变得面容模糊:陈华癸、章文才、刘后利、杨新美、管泽良,叶雅各、胡仲紫、沈达尊、金聿、谢成章、刘发煊、程鸿书、包望敏……他们大多在抗战前后中国最危难时回国,爱国对他们而言不是口号,而是一次具象的长途跋涉和此后漫长岁月中为此选择无怨无悔的付出。
    这批前辈学人的拳拳报国心,书写着华中农业大学的一部成长史。
    安徽人谢成章中学毕业后立志振兴农业,自名曰“志农”,他与学校的缘分十分奇特:1937年,他考入刚刚成立一年的国立武汉大学农学院。抗战爆发,武大西迁乐山,农学院解散并入中央大学,谢成章又成为了中央大学的学生。1948年1月,他赴美国德州农工学院生物系就读硕士学位,此时武汉大学农学院已经恢复办学两年。1952年5月,他回到中国,重新回到武汉大学农学院。这年10月,武汉大学农学院与湖北省农学院整建制合并,与其他6所学校的部分系科一起组建了华中农学院,谢成章成为了教授植物学的一名老师。直到逝去,他再未离开过学校。从21岁到36岁,谢成章的人生几乎就是武汉大学农学院的一部微观史,而他的一生,也是华中农业大学近60年来历史的最好注脚。
    像谢成章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栏目找到的故事着眼点在人,尽管零碎,却更为真实的反映出个人、学校与时代的关系。挖掘还原的过程其实就像完成一次拼图游戏,当阅读完所有的文章,感佩老先生的“爱国”精神之余,它已跳出了精神层面立于实践了。在温州大学工作的校友李远煦定期阅读校报电子版,她评价说:“看完老先生的故事,我很骄傲也很惭愧。对学校、对国家有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在胸怀中滋长并扎根。”
    搜集整理前辈学人的材料对编辑记者也是一个重新教育的过程。在整理沈达尊先生的稿子,学通社记者杨学朴发现了经济学家夏振坤评论沈先生的一段话:“作为一个老知识分子,他是一位忠贞的爱国者;作为一个学者,他是一位恪守学术良心的有德之人;作为一个教师,他与人为善、诲人不倦,在师生中树立了仁者风范。"编辑记者说,读完这些故事,感受到了学校时刻与国家命运和时代发展同声共息的爱国主义传统。
    一个不刻意强调意识形态、不是板着脸孔说理的栏目的实践,告诉我们:在今天,基于人的故事才最有生命力。

 


彭良才:现场观礼国庆阅兵


    “我是怀着万分兴奋和激动的心情到北京参加阅兵观礼的。”12月24日下午,分子楼202室,长江学者、植科院教授彭良才谈起国庆观礼时仍很兴奋。
    彭良才是作为全国高校系统20个归国专家中的一员,受邀参加了国庆的系列庆祝活动。教育部将20个宝贵的名额分配给了全国的18所高校。
    9月29日赶赴北京的彭良才所住的宾馆就在长安街上,他真切地感受着现场自始至终的、一浪高过一浪的热烈气氛。因为一直在想象阅兵究竟会是怎样盛大的场景,31日晚,彭良才几乎没有睡着觉。国庆节当天早上6点起床,8点钟进入观礼台,10点钟阅兵式正式开始……彭良才的国庆一天“很累也很兴奋”。
    在观礼台上,他还偶遇两位在海外工作的华农校友,大家一起亲切地交流了祖国近几年的变化。阅兵式开始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专家们也像孩子一样,忙着与现场的官兵一起合影留念。阅兵开始后,当解放军各种先进装备一一通过主席台,彭良才激动万分。他发现,身旁一同观礼的很多将军、劳动模范、归国教授也都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当时太兴奋了,太激动了,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彭良才说:“阅兵式非常壮观,我们都惊叹于祖国今日的成就。”
    彭良才的北京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受到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习近平副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听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住丁肇中教授的讲座,参观鸟巢、水立方等。回来时他送给儿子一件喜欢的玩具,给父母带了点北京的果脯,彭良才说:“我希望家人也感受到盛世的甜蜜。”
    彭良才感慨,阅兵式增强了国人的信心,也坚定了海外科学家归国的信心。北京之行同时也让他感到巨大的压力。“能参加观礼活动,归功于国家日益强大和学校事业的发展。”
    出生农村,中学时在家放了大半年牛,恢复高考后考到华中农学院,后又出国深造。在国外学习和工作将近20年后,彭良才于2007年回到母校工作。从他的个人经历中可以约略看到学校的发展脉络,也能很清晰地看到中国30年来的发展轨迹。亲临国庆阅兵现场后,彭良才说:“希望在生物质能源研究方面能有所进展,为学校的发展和祖国昌盛做出自己的一点点贡献。”(本文由学通社记者李自河采写)

2009年10月1日,彭良才在长安街与参加国庆阅兵的军官合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黄龙龙
0